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 13 重置

13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我快写完了,真的。

——————————————————————————

 

“啊!你没死呀,”Nero吓得往旁边一躲,“我——”

 

Doppelganger阴沉沉地站在那里。

 

……有点儿不对。Nero话说一半,狐疑地停下。为什么对方看起来这么火大?他眯起眼睛观察。好像手也在不停发抖。被谁气成这样的……

 

同行者蹙着眉头看过来。

 

等等。

 

Nero的两根眉毛齐齐飞向天际,人也站得笔直。

 

我吗?!

 

“一会儿再收拾你。”

 

Nero赶紧看向老爸,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把他怎么样!然而Vergil的眼神说明了一切,太迟了,Nero再度惨遭亲爹嫌弃。他怕是不会认我了,Nero垂头丧气地想,头疼地掐着鼻梁。

 

来吧,Sherry。杜宾拱拱旁边的柯基。带上你的玩具,咱们走了。

 

Finn不是我的玩具!

 

走了,走了。

 

 

 

Doppelganger转向斯巴达长子,将对方上下打量一番:“只身魔界,死去活来。怎样,找到‘无上的力量’了?”

 

Vergil同样打量着他,一如既往地沉默。由于他现在十分清醒,所以我们并不清楚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宰你可用不着‘无上的力量’。”

 

“呵呵,老样子,”同行者笑得勉强,为什么,“有空细聊。”

 

“现在,”说真的,到底为什么,“你必须赶在新一章发布前去木屋。拿勾枪的女士在那儿等你,她会解释一切。”说完也不给Vergil任何机会,推着他就往前走。

 

“快过去把木屋钥匙捡起来。”

 

“我认识你么?”

 

Doppelganger把头一歪:“你敢说没见过我这张脸?”可转念一想,这是何必?他又不一定能听出这是句嘲讽。

 

“一会儿见你弟,她叫我先过来给你热个身。”

 

“谁?”

 

“Dante。”

 

锵!Yamato应声出鞘。

 

“得,得,”赶紧投降,“惹不起你。”

 

“我问她是谁。”

 

“‘拿勾枪的红衣女子’,”同行者见他把刀收起,又将人往前推,“你真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啊。”

 

“别推。”

 

“那你倒是走啊,”同行者嚷了起来,“还嫌这里到处是泥么?!”

 

 

 

“Chris!”

 

听到有人叫他,Chris转头去看,完全不知道命运给自己安排了怎样的下一秒。Piers站在对面仰着头,瞪大眼睛,观察自己。

 

想到一路上还为见到教父后该说什么而犯过愁,Chris知道自己又被坑了。

 

Piers。他感觉有点儿喘不上气。我还以为此行的目的是带面瘫的Vergil找项链。

 

不管怎么说,Vergil都用那味道可怕的糖救了自己。而且他的确不知道把双子放在一起,会是怎样的坏主意。所以你看吧,现在这情况还能更糟吗?Chris无声呐喊着,为什么非要跟过来?Vergil都打算放你一马的!想起当时的样子,他欲哭无泪。难道说Vergil毁天灭地,你还拦得住吗?!喝酒真误事,好想回去一拳揍飞自己。

 

哟,心中蛰伏许久的声音挖苦到,原来你不想见Piers呀。

 

他不知如何作答。那可是Piers啊!

 

我看现在没什么不好的,你不仅可以八一八恶魔双子的爱恨情仇,还可以零距离对话Piers,跟他聊聊救生舱前,那最后几秒的心路历程。

 

Chris疯狂跳动的心脏漏了一拍。更要命的是Piers也赶在这个时候采取了行动:他向自己这边走来,目光犀利得让Chris有种被看透的错觉。

 

呃哦!看来你是真的、真的需要说点什么了,伙计,你都半天没开口了。你造,Piers可不是某个要死没死成、在外飘荡那么久,又突然跑出来站在你面前的家伙。

 

胡思乱想的功夫,柴狗已经走到跟前。

 

见鬼,Chris绝望地想,我可能真的需要回忆一下当时的心路历程。

 

 

 

Vergil终于走到Carla倒下的地方,从一片泥泞中捡起那把钥匙。Doppelganger又开始催他去塔底。

 

他看看地上出现的那个直通塔底的光圈,突然喊到:“嘿,Kid!”

 

面色苍白的Chris看向这边。

 

Vergil指指一旁的Arias:“就是这个人,对吧?”

 

Chris不知道他想问什么。

 

一看那为难又复杂的表情,Vergil大步迈向另一侧神色略显诧异的陛下:“‘活着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痛苦’——让我说什么好?你既不懂什么是痛苦,也不知道是什么制造了它们。

 

“但我知道,”Vergil提刀站到跟前,“经验之谈,劝你别去探究,代价太大。好好活着吧。”

 

Arias没有退缩,也没有行动。

 

“而且,在我看来,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想给母亲的死找个替罪羊罢了,”Vergil冷笑起来,居高临下说给他听,“我告诉你,力量控制一切,没有力量的人谁都保护不了。你没救到母亲这事不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太弱吧。”

 

“一路盯着我到现在真是辛苦了,Chris,”Vergil朝Chris点点头,“多亏你这道德标杆在身边,我才没像上次那样,做出什么让人追悔莫及的事。况且我也没觉得这一道有什么可,‘痛苦’的。”他意有所指地瞥了Arias一眼。

 

“也祝你好运,再见!”说完义无反顾地走进光圈。

 

啊,你也是。

 

Chris看到Vergil消失后才慢慢僵硬地回过头,仍然不知所措地看着Piers。你的好意心领了,他擦擦头上的汗,可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该先道歉么?

 

对不起,不该把你一个人扔进救生舱……

 

还是该先打招呼?

 

你好啊,Piers!最近真忙,活了这么久都没抽空跟你联系——那你最近又在忙些什么呢?

 

“喂,”反倒是Piers先开了口,“你到底打算这样站到什么时候?”他举起前腿,摇晃着站起来。

 

“快蹲下来给我好好抱抱。”

 

“小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看你一眼就全明白了,”Piers紧紧抱着Chris,“那个怪人说得对,你活着才会不叫人痛苦。”他哽咽着。

 

“我可算找到你了,混蛋。你再敢把我抛下试试!”

 

 

 

你刚才的表现可不够友好,Jake!Sherry边说边努力跟上高大杜宾的步伐。Jake叼着迷你Napad——是的,当他发现Sherry叼着Finn,Napad脚会拖地时,他就接了过来——一步能甩柯基一大截。变异的Finn大头朝下,胡乱地挥舞着拳头。

 

高窝切压——嗷!Napad一拳抽上Jake嘴巴,趁机逃脱。

 

什么?

 

我嗦,杜宾肿着脸,急忙去追,告我去啊!

 

Jake!

 

Jake没再理她,沿着塔身外的台阶一路而下。天气越来越糟糕,风也越刮越大。Sherry还在后面一刻不停地数落,你不能这么丢下大家,也不能那样说话,他们都是你的同伴,吧啦吧啦吧啦啦——女人就是事儿多。

 

不能一声招呼都不打——你慢点儿!

 

终于来到塔下。Jake看到来时划过的小船就在前方的风浪里一浮一沉。他紧赶两步,一甩脑袋把Finn扔了上去。

 

咚!

 

杜宾又转身去捉柯基,却接连扑空。

 

上面没咱们什么事儿了,Sherry。

 

他们是你的朋友,Jake,他们需要你。

 

不不不,根据可靠情报,塔上每个人都得到了各自想要的东西。他们不需要你,也不需要我。Jake弓着背、曲着腿,谨慎地跟Sherry兜着圈子。所以咱们最好还是自救吧。

 

可靠情报是什么意思?

 

Piers会找到Chris,Nero也能阻止魔界大门被打开,Arias的子民更不会遭殃。Jake背书一样,干巴巴地复述着,同时看准机会——快快快,你也上去!

 

Sherry灵巧地后撤,杜宾啃在地上。你怎么知道可靠,谁告诉你的?

 

管他是谁,Sherry!每,条,都,兑,现,了!

 

那咱们呢?

 

没咱们什么事儿。

 

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呢?!Sherry反而生了气。这样我们心里就有底了,Jake!你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担心吗——

 

我不管,亲眼看到前我又不能肯定!

 

至少可以告诉我!我们可以商量对策。天哪,Jake!Sherry吼了起来,如果我知道Finn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就不会让他上去了——

 

Jake一愣。这她倒没提过。

 

Sherry看到杜宾低下头,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失公允。对不起,我不该发脾气,我相信你。柯基决定暂时不去深究这个“她”的身份。也许是觉得Finn不重要,所以才没提吧,事无巨细到什么都说也不现实。

 

Sherry走过来。既然这样,就别多想了,我们走吧。路过Jake,发现杜宾没动,又说,你先请。

 

Jake还是没动。

 

不上船?Sherry迟疑着,你要去哪儿?

 

……

 

你不告诉我你去哪儿,那我也不上船!说完一屁股坐到地上。

 

……行。Jake没有争辩,而是一边思索一边动身,慢慢向小船走去。然后突然咬住船绳,使劲儿一拽。

 

Jake!Sherry立刻蹿了起来。

 

那咱们就祝Finn一帆风顺吧!

 

小船儿快速漂离,像只断线的风筝。晕头转向的Finn扒住船橼,无助地望着在岸边急得团团转的Sherry。

 

Jake!她看看远去的Finn,又看看身后无动于衷的杜宾。你这是干什么?!

 

我那么相信你!

 

Jake没有回答,仿佛一切与他无关,保持着与Sherry的对视。半晌——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Sherry说罢头也不回地跳进海里,顶着风浪拼命向小船游去。

 

我也希望女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Jake看着她游到船边,便再次挑头冲向塔顶。

 

 

 

海面以上是矗立的高塔,海面以下是悬浮的地基——哪儿来的什么塔底。Vergil从另一端出来,抬头看看笼罩在木屋上方的Temen-ni-gru,又看看站在木屋前的Ada。

 

“来得真是时候,我以前过来都得穿潜水衣,”Ada没好气儿地开口,“说不定再拖几个月,到Temen-ni-gru观光的游客就有电梯坐了。”

 

“你是拿勾枪的红衣女子,这是女巫的木屋钥匙,”Vergil掏出刚捡到的那把,“你身后的就是小木屋吧?”

 

“嗯,不过别忘了还有你的挚爱在里面,”Ada抬手在身后的门上敲了敲,“忙着更文呢。”

 

她把手收回来,抱在胸前:“看来你是识字的,Vergil。”

 

Vergil没有理会女神的挖苦,向前走了几步:“他为什么写这些,全员清水搞笑风又不适合我。”

 

“我之前也一直这么问自己。但你现在不正活蹦乱跳地站在我面前吗,”Ada靠在门上意味深长地感叹道,“难说啊。”

 

“我确实不该出现,可我也……没蹦。”

 

“当然,当然,没找到这个,你怎么蹦得起来呢,”Ada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来,拿着。”

 

Vergil诧异地接过那条红宝石项链。

 

“不说点儿什么吗,”Ada望着那双没有刘海遮挡的眼睛,“你不是一直找这个吗?”

 

“……”

 

不说点儿什么吗,他掂着手里沉重的项链。Ada知道这幅度不大的动作是在掩饰发颤的手。说点儿什么呢?

 

“上面那个家伙,”他终于将项链收起,“说你会解释一切。”

 

“当然。”

 

 

 

“好了,你们两个,”送走Vergil,同行者气势汹汹地绕了回来,“咱们翻翻旧帐吧。”

 

“如果你指Chris……”

 

“别误会,”Doppelganger冲Arias摆摆手,“这事刚才Vergil说得很到位,我也没什么可补充的。可惜——”

 

“——不能给我个痛快。”

 

“说的是啊。更别提你出现在树林里,险些坏我大事,”同行者想了想,“不过你不认识我,也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所以不得不说我不能怪你。”

 

“说的是呢。”

 

“那么你看,离我远点儿,懂么?我怕自己手滑。”他又摆了摆手。接着,转向场上的另一位:“Nero!”

 

被叫到名字的人,自刚才被指着鼻子要求闭嘴后,一直听话地一声未吭。现在同行者点名,Nero原地立正:“呣?”

 

“我们是认识的,对吧?”

 

“是啊,D,”Nero犹豫着开口,不知对方到底想问什么。

 

“那我问你——”

 

“——你说——”

 

“我的弱点是不是胸口戳大剑?”

 

“嗯?”

 

“是不是被大剑穿胸,杵进地里就没救了?”

 

Nero赶紧看鞋:“不,不是啊。”

 

“那是不是穿过树叶的斑驳阳光,有助于我恢复生气?”

 

“……也不是啊。”

 

“那是不是我以前经常教育你‘路见不平,见死不救’?”

 

“……更没有了。”

 

“那你他妈当时不把我扶起来?!”

 

“……”

 

“害我花了那么长时间,才自己缓过来!又花了那么长时间,才爬着跟上你!”

 

“……对不起,D,”声如细蚊,“我错了,D。”

 

“一点同情心没有!”

 

“……你别生气,我保证以后改。”

 

“立刻就改,”同行者更气了,“我希望能在稍后的大战中看到一些进展!”

 

“还有大战?”

 

“嚯,难道你还不知道,”Doppelganger捂住嘴,“Boss会有三个形态的,Nero少爷!”

 

仿佛为了证实同行者所言,塔顶四周被红色的结界围住,地上的灰泥也咕嘟咕嘟冒起泡来。“懒惰”和炎狱犬探头探脑,伺机偷袭。

 

“别这么说Nero,”吉他打抱不平,“他今天够难过了,先被亲爸认错,又被你批评没有爱心——”

 

“Nevan——”

 

“——说得一无是处!干嘛这么欺负孩子,我看他表现就一直不错。刚才那几招——”听到Nevan振振有词,Nero偷偷竖起耳朵。

 

但好景不长:“emmmmm……”

 

“Nevan?!”

 

“——就挺好啊!虽然比不上Dante,但那个Air play绝对及格了。”

 

“你拿他和Dante比就不算欺负人?”

 

“我是拿他和他这么大岁数的Dante比。”

 

你咋不说我这么大的时候他都准备单挑魔帝了呢?Nero没好气儿地哼哼唧唧。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