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王子纳贤记6

6

警告什么的在1

 

这回Chris赶到赛场时是真的晚了。

主持人刚刚宣布Jake取得第一名的消息,Chris眼看着他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被簇拥着走出场地。他急忙跑向主席台,冲着上面大喊:

“Arias,Arias!”

主席台上,整晚都闷闷不乐的王子赶紧回头,一看来人,脸上立刻绽放出最耀眼的笑容,台下迷妹纷纷捂住心口,这放电来得猝不及防!

“你终于来了!”说着,他一跃而下。

“你的RPG我给你留着呢,”Arias三步赶到Chris跟前,从背后拿出火箭发射器递给他,“我都帮你擦过了,就知道你还会回来!”

Chris红着脸儿接过RPG,低头左右查看。

“我还自作主张给它升了级,希望你不要介意,”Arias伸手指了指做过改动的地方,“它现在是无限RPG了。”

真是比教父贴心多了……(Leon:阿嚏!)

“快开一炮试试,看刺不刺激!”Arias目不转睛地看Chris来回摆弄,迫不及待地想得到他的认可。

“好的,谢谢,一会儿再试。”Chris把东西背好。

“如果肩带太松,还可以调整长度。”

“哦,谢谢,”Chris由着对方帮自己调好,“Arias,你能不能把那个Jake叫回来?”

 

“Jake果然是最棒的,我亲爱的弟弟。”

“......”

“别以为不说话我就看不出你有多开心,”王后Alex笑着说,“Uroboros都冒出来了。”

有一根甚至掉到了地上。

这时,有人进宫来报,说前天那个刀杀三百丧尸,昨天又炮轰了Arias的小子来了。目前正在场上,指名道姓要和Jake干一架。

Alex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我就在这里等会儿Jake好了,” Albert显然没把这事儿太放在心上,“不会耽误他太长时间的。”

Alex飞快的思索着,会有差别么?

“啊,”片刻,Alex摆摆手,“那是自然。”

说着她舒展了眉头,拉过弟弟的手。

只要勇敢就好,不是么?

“不过,Albert,”Alex探寻地捕捉着墨镜后面的那双红瞳,“我有个计划想让你先看一下。”

总不能把鸡蛋全放到一个篮子里,对吧?

“哦?”Albert好奇地挑起了眉毛。

“我就知道你感兴趣。”

 

“Chris,你怎么来了?”

Chris站了半天,终于等来了Jake。他急忙跑过去:

“Jake,我是来救你的!”

Jake一头雾水地问:“什么?”

“是Alex,她想给你注射病毒,然后取代你,永生下去!”

“为什么?”

“因为病毒会把恐惧的人变成怪物,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不会变异。”

“我的天哪!”Jake吓得抱紧了自己,“为什么是我?”

“你取得了比赛第一,所以你是最勇敢的勇士,”说完,Chris挺起胸膛,继续说,“不过不要担心,我来救你了!”

“谢谢你,Chris,”Jake眼里充满感激,他双手握在胸口,满怀期待地问,“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就好像Chris是救世主。

“我打算用RPG再轰一次Arias,然后趁乱跑掉,你看怎么样——”

“这可是你自找的!”

“嗯?”

Chris晃晃神儿,什么情况?

 

Jake Wesker非常火大,到嘴的苹果叫人拦下的感觉(Piers除外)。他跺着地面回到场上,脸上的肌肉因愤怒而抽搐,他边走边冲围墙的另一面大喊:

“这可是你自找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

Chris晃晃神儿,甩掉脑海里那些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平时又不怎么存在的兄友弟恭的温馨画面,结束了刚才的白日梦。他知道Jake来了,虽然隔着墙,但他完全想象得出Jake气急败坏的样子。

和那张平日里写满鄙视的疤脸。

真的有人会相信那些明显是编出来的理由么?!

“不爱吃饭”,

要是“不爱喘气儿”呢?你还勒死我不成?!

这么不计后果的跑过来救这么个白痴,真的值得么?!!

Piers是对的,他其实就施舍了你一块苹果派而已...

然后你就莫名其妙地放弃了三年来的梦想,选择留了下来!

真叫人火大!

什么救人,

果然还是应该先揍一顿再说!!

“爷找你,那也是爷看得起你!”

 

“各位,各位!”

主持人的出现适时地打断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场上的两位选手我就不多介绍了。”他兴奋地冲Chris挥挥手,又冲另一边的Jake做了个“我看好你”的表情,结果发现两边都在用愤怒得能够喷火的眼神瞪自己,他有点儿尴尬地搓搓手,用不确定的声音继续说:

“感觉会是场很激烈的比赛呢,两位王牌…”他又看看台下的两人,Jake和Chris已经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了,“…之间的onslaught!不仅要求选手能打,还要求会打,给对方造成困扰。哦,场面一定会非常、非常血腥…”

“你废话不少了,赶紧开始!”回来落座的Arias不耐烦地踹了他椅子一脚。

“是是是,我的殿下,Onslaught——May the last one standing win the game!”

 

虽然不知道Onslaught是什么,但Chris一点儿也不紧张。

一方面是因为他还在气头上,另一方面是因为习惯了。

他想,如果自己不认识Leon,他得到的提示会不会比现在多?

“谁坚持到最后谁赢”么?

好像不复杂。

愣神儿的功夫,三五成群的丧尸就到了。Chris拔刀迎敌。

结果没几分钟他就发现了今天这场比赛的不同之处: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丧尸数目都没有减少的迹象;不仅如此,似乎它们出现的方式也与往日不同,成群结队,来势汹汹!

观众席上紧张起来。

Chris一刻不停地砍着、跑着,躲避着丧尸的攻击。渐渐地,他的体力有点儿吃不消,然而丧尸们还在不断以诡异的方式增加。

他试过RPG,清掉眼前的二十几只丧尸只能换来片刻的喘息,不一会儿,就会有成倍的丧尸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好像在报复他似的。

难道这就是主持人提到的“给对方造成困扰”?

观众们冲着台下指指点点,前两场的黑马今天开局怎么这么不妙?

Chris机械地向前迈着双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不知道另一侧场地的Jake在搞什么鬼,但他真希望那个白痴能赶紧停下来。他试着叫过Jake的名字,但是喉咙干得直冒烟,喊出来的声音很快便淹没在观众们为Jake发出的欢呼声中。

Chris觉得自己快跑不动了,可身后还有一队丧尸浩浩荡荡地紧追不舍,不时还会从车下,桥上,油桶后头冒出其他品种的BOWs加入到这支马拉松的队伍当中。

Chris觉得是时候了,他颤颤巍巍地摸出Leon的纸包,打开,发现是封信:

 

亲爱的教子,

你好!

其实一开始就该和你说,能做你的教父,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我的童年并不快乐。

和你相仿,我自幼无父无母,与孪生哥哥相依为命,但不久后,他也丢下我不管,一个人寻找力量去了。

就这样,我独自行走于世。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开了个事务所养活自己,但遇到蕾迪这个朋友后,基本上就没怎么赚过钱了。巴迪说,这都是命,是我上辈子欠她的。

这期间我哥找过我一回,管我要妈妈留给我的项链,那可以帮助他得到无上的力量,我说我不给,你自己不是有嘛;他说他不管,他还就是要我这条!于是我们吵了起来,大打出手,具体细节我已记不清,就记得他最后离开的时候一刀划了我的掌心,决绝地叫我不要跟着他。

力量什么的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那项链我一点儿都不想要了。

要是当时坚定一点的话,就跟过去了。

真是的。

所以教父这里真的很为你骄傲,你身边的人一再辜负你,你却不改初心,仿佛善良是你的天性,你把它当作自己的责任。

不说了,教父在这里给你加油!为你祝福!

好好比赛!

此致

敬礼

爱你的教父

 

Chris把这封催人泪下的信从头到尾看了三遍,又再次确认背面没写东西后,叠好塞进兜里,然后哭了出来。

说好的能化险为夷的秘笈呢?!

虽然不知道你这混蛋哥哥是谁,但我希望他当初临走的时候能一剑穿你脑啊!

耽误这么长时间读你的心路历程,积压的丧尸场地上都快码不下了!

你真的是我教父嘛?为什么总是这么坑我?!

密密麻麻的丧尸伸着手去够Chris,Chris只得爬上一辆报废的汽车,他摸出RPG,拼了!

轰轰轰!

连着三炮,总算清出一块儿空地,Chris连忙跳过去,转身又是三炮。

无限RPG真好用,Arias业界良心!

观众席上传来了和刚才不一样的骚动。

仗着无限RPG逆天的杀伤力,Chris竟然逆袭成功。

观众们也替他送了口气,纷纷表示原来还有这种操作,年轻人真是胆大,会玩儿!当然,期间也有零星几只丧尸冒出来,却没有造成任何威胁。

Chris扶着发射器站了一会儿,终于:

“看来Jake已经失去了反击的机会,上百丧尸突然围攻的杀伤力还是挺可观的...”

Chris紧张的听着,可别叫丧尸给吃了啊。

“我们看到Jake还在负隅顽抗——嗷!这下挨得不轻!!然后——”

Chris还在为Jake刚刚躲过Alex那劫,却要命丧丧尸尸口而捶胸顿足的时候,忽然觉得脖子上被什么扎了一下----

“哎哟!”他赶忙捂着脖子四下寻找。 

“时间快到了!”

这一转身不要紧,脑袋怎么昏昏沉沉的?

“Jake!”他一个不稳,跪倒在地。趁着还清醒,拼尽全力冲另一面喊,“我是Chris!”

“比赛——”

Chris惊恐地发现周围的景物变得恍惚不真实。

“我是来救你的!!”

说完,Chris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结束!”

Chris躺着地上模模糊糊地听到主持人还在继续:

“Jake坚持到最后一刻屹立不倒,不愧是勇者!他赢得了本场比赛的最终胜利!”

等等!

什么?!

“last one standing”原来真的只是字面意义么??!!

这么特么的童叟无欺??!

“我们的另一位选手尽管上演了精彩的咸鱼翻身,但咸鱼就是咸鱼,他居然在最后一刻睡着了!”

该死,我不是睡着了!我是被阴了!

被谁?到底被谁?!

他强睁着眼睛四下张望,但无济于事,视线无法聚焦,眼皮越来越沉,脑袋越来越重……

带着疑问,Chris睡了过去。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