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王子纳贤记3

3.警告什么的在1,
还是先发上来以后再改好了,差点因为误删文字坑掉。
有粮就发,存着容易丢(ノへ ̄、)



Chris就这样一路闯进了Urban Chaos。
选拔赛的主题啦。
主持人刚刚最后一次询问还有没有愿意参赛的选手,Chris就满头大汗地冲了进去。
“好,”主持人说的,“今晚的最后一位选手登场了!”
本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人群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Chris。
“好的,就像我们无数次向您介绍过的一样,”主持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无聊,“在越短的时间内消灭越多的敌人越好,连击会有额外加分;我们的选手至少要打出A以上的成绩才能进入明晚的复赛!目前来看,入围的人并不多啊。好,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位选手的情况...哦,什么?哦!!!我的天!”
Chris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这么激动,这让他有点窘迫,随后观众席上也开始议论纷纷。
“我的天!我们这位迟到的小伙子竟然赤手空拳!”
...竟然忘记和Leon要武器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光想着红草,这么重要的事居然没问!!!
“所以'敌人'是丧尸么?”他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天哪!”
场下哄堂大笑。
“接着,loser!”
“好的,我看到有位热心的场外观众扔了把刀上来。先生,请问你这是意欲何为,”主持人幸灾乐祸的看着Chris跑过去捡起地上的水果刀,“让他给丧尸刮胡子嘛?”
场下又是一阵起哄。
“好了好了,武器也有了,规则你也知道了,让我们开始吧,大家还要回家休息呢我的朋友!”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计时--开始!”
话音刚落,Chris看到四周出现了熟悉的沙漏,主席台上有块表在倒计时--再明白不过了,看来Leon也不算什么都没跟他说。
Chris听到周围传来了熟悉的丧尸的低吼。
他握紧小刀,如同握着救命稻草一般。
主持人以为他吓傻了:“最好开始攒时间了,你知道,一般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然而这时丧尸也已经从各个角落爬了出来,黑压压一片,Chris只来得及打碎离他最近的那个沙漏,就不得不和敌人短兵相接。
丧尸手里的烧火棍都比他手里的小刀长。
观众也十分不友善的奚落他。有的人甚至看也不看,收拾东西起身走了。
Chris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丢人,但他依然认真而努力的战斗着,不能认输!他把刀子从一个丧尸眼窝里拔出来,晃过丧尸犬,再捅进另一个丧尸的下巴。他边打边向下一个沙漏移动,摆脱纠缠之后就抽空铲碎它。
这个生日是他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他期盼了三年。他以为,就在今天,自己可以摆脱那个不幸的家,却怎么都没想到会被家人抛下;当他万念俱灰的时候,一直救济自己的朋友声称是神仙教父,叫他不要放弃梦想。
真是充满绝望和惊喜。而现在,他真的站在这个场地上,迈开了“消灭丧尸,还人类和谐安定”的第一步!他想,只要自己不放弃,一切都会好起来。
掀翻最后一只bloodshot后,Chris看看手里卷了边儿的水果刀,觉得自己还能再杀三百只。
主席台上有人带头起立鼓掌,观众席传来阵阵喝彩,主持人也结结巴巴地说着什么从没见过打得如此精彩的比赛。
Chris看到主席台上的人群分开两边,像是在给什么人让路。
这时他听到了钟声。
宣告午夜到来的钟声!
裤脚被使劲往后一扯,他低头看是小皮。
Piers着急的蹦来蹦去。
“怎么了,小皮?”
小皮汪汪的叫,Chris没能理解。小皮急的原地转了三圈,接着突然站住,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仰起头,用前爪把自己的头毛拨拉着分开。
三七分。
Chris明白了,Leon的警告!
看来是等不到主席台上下来的那位权贵的接见了,十二点一过自己岂不是要原形毕露?!
“Piers,快!我们快跑!”
小皮“汪”的应了一声,拔腿就跑。Chris紧跟其后。


跑到家门口,屋里还黑着灯,Chris松了口气。一进屋,看到桌子上摆着六盒药,不见Leon,药盒旁还有一锅炖菜,他露出开心的笑容。洗洗手,刚想盛一勺,忽见窗外微弱的光亮一晃,该死!Chris跑过去看,小路上有三个骑着马的人影,光亮来自他们提着的油灯。
Chris迅速抱起小皮跑回阁楼,刚一关门就听到楼下有动静。他屏息静听,大家的动作都不慌不忙,有人拿起药盒摇了摇,有人揭开了锅盖--看来Jake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嘛......
还有人在爬楼梯!
Chris“嗖”的一下钻进被窝儿,闭上眼睛装睡。
门被慢慢地推开一条缝儿,似乎在检查他是不是睡熟了,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Chris又等了一会儿才敢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枕边原来放着一个饭盒,Chris发自内心的感谢着Leon,真是料事如神呀!他打开盖子,深深呼吸着香味儿。
“Piers,来吃饭啦!”他压低声音说,“Piers?”
通常小皮会是第一个冲到饭盆边的,今天他却一反常态的在门边嗅着什么,Chris端着饭盒过去一看,门边竟然摆着一小角儿涂了奶油的派!上面有限的空间里还用糖浆写了“生日快乐”。
原来妈妈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日!Chris开心的抱起小皮,他之前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真是错怪了她。这些年妈妈出海在外,很少回来关心他,不过她并没有忘记自己!
今天真是他人生中最棒的一天了!他开心的吃了一口香甜的派,苹果肉细腻的口感让他不禁想起父亲拿手的......
他摇摇头,结束了思绪。
“Piers,你也尝尝!”
.........


一觉醒来,Chris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昨天真是累得不行,胳膊抬都抬不起来。
Piers把前爪搭在自己胸前睡得正香--这个老毛病他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口水流了人家一身啊,可恶!
Chris咬牙抱着Piers坐起来,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昨晚不该吃那么饱。他很久没有吃得那么饱了,加上剧烈活动,肠胃受得了才怪!
Piers被他吵醒,看到Chris难受的模样,着急的蹦来蹦去。
“我没事儿的Piers,”Chris扶着墙往盥洗室走,“洗把脸就好了!”
但事实上,洗漱完毕后的Chris依然感觉糟透了。他晃晃悠悠地下楼准备早饭,努力不吐在锅里。
其他人陆陆续续地出现在餐桌旁,Chris把煎蛋往盘子里盛。轮到Jake的时候,Chris胳膊一软,把锅整个扣在了他头上。
“哎哟,好烫!”Jake从椅子上一蹦三尺高,惊得Chris一身冷汗,他顿时感到精神抖擞。
“怎么回事?”妈妈看在眼里,便问道,“你怎么了,Chris?有什么不舒服嘛?”
“没有,妈妈!我很好。”Chris擦了把汗,紧张地看着继父跟前的Jake,又紧张地看了看继父。
“真是心不在焉,”Wesker说,“Jake,你的头还好吗?”
Jake捂着脑袋紧张地看了看Piers,Piers冲着他慢慢咧开嘴,露出两排尖利的牙齿。
Jake赶紧说:“我一点儿都不疼,爸!Chris你别放在心上,和我昨晚挨的打相比,这不算什么!”说完又看看小皮。
Piers面无表情地把嘴合上,又遮住了牙齿。
Jake暗中松了口气。好险。
“既然都没事,那我们继续吧,”Wesker傲慢地说,“Jake的排名虽然靠前,但也要练习几个动作。昨晚比赛时突然冒出来的小子虽然不足为惧,但毕竟引起了王子的注意......”
Chris觉得实在没必要听Wesker在这儿把自己损个遍,就早早地把Piers关进阁楼,自己去场地等着被Jake摔了。


然而他还是失策了。
Wesker们今天练习的是体术三连击。
就是两个Wesker打配合的意思。
打Chris。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