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授翻】刺客信条:枭雄 I Know You我记得你(油炸玫瑰)完结

 

标题:

I Know You

 

原作: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 刺客信条:枭雄  

 

作者:

Tags  

 

译者:

Mauriac(——就是我)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Jacob Frye & Maxwell Roth无差  

 

注释:

 

现代AU!另外,都是作者的辛勤劳作才没有让本不该冷成这样的圈变成南极。要授权的时候我还答应帮他翻译大家的评论给他看了呢(所以欢迎大家留言?)也鼓励大家直接去原文下留言~~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14456

Notes:
原注:

It's a friend's birthday and I decided to make a thing for them. I told them that Once Upon a Dream made me think of Rothfrye, so this is the result of that. It’s a kind of reincarnation/soulmate AU? I guess?
(源于一位朋友过生日,我打算送他们点儿啥的。我跟他们说Once Upon a Dream 让我联想到Rothfrye,所以就有了这篇文章。有点儿转世/灵魂伴侣AU的赶脚?)

I hope they like it. My first AC fic, please enjoy ;~;
(希望他们喜欢,我的第一篇AC文儿,希望大家喜欢;~;



 译注:我真的答应人家帮他翻译来着,不信看授权图。
 (合掌)不要让我没得翻啊。


Chapter 1

       按他平日的行事风格是不会拜访这种阴暗场所的。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几乎不能让他开心。不过当然了,浑身是汗、满身青紫,头破血流的强壮男人打在一起的情景的确听起来总能叫人心情舒畅。拳击场就是这样的一种地方,从没变过。

   但Roth今天并不舒畅,他还有个摧毁一切好心情的头疼要照顾。然而,那股促使他来到上述场所的强大力量,就是,那么的强大。势不可挡,又叫他如何抗拒?

   周围实在太吵,今晚结束的时候他肯定会有更剧烈的头痛要对付。他灵巧地穿过呐喊助威的狂热人群,在不碍事的角落里坐下,从这儿依然可以很好的看到场上的情况。很难讲这是什么赛别或者进行到了第几局,反正这些东西总是要随着场上人员的频繁更迭而没完没了地进行下去。Roth根本没去在意。

   但,当他踏入赛场的那一刻,他便在座位里坐直了身体。

   这个男人帅得毋庸置疑,看上去年纪不大,绝对不会超过21岁。Roth捕捉到了一个纹身,是只鸟,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象征。即使是从他那个偏僻的位置看过去,也清晰得如同蓝天白云,这情景熟悉地让人生疑。似曾相识却又记不真切。他几乎可以光凭对此人的凝视就可以忘记头痛和周遭的事物。敏捷,强健如他,一路杀了五局——这种比赛他之前打过多少次?

   在他们目光相接的那一刻,Roth差点儿被那老套的感觉逗笑。就像周围的世界全部停止,没有声音,除了他们之间的相互对视什么都没有。火光乍现,之前的那股力量愈发强烈。他的心脏撞击着胸口,这是他唯一能够听到的声音。血液涌遍全身,他盯着这个英俊的男人,他的名字就在嘴边。他们之前认识么?肯定不会,不然Roth肯定会记得这样一张脸。Jacob。他的名字是Jacob。

   他们相互盯着看了太久,直到一只拳头贴上了这位斗士的脸蛋儿,他被向后击倒,不是击败,绝不是击败。因为Jacob马上站了起来而且火冒三丈,是对自己还是对对方Roth也说不准。不过后来,那个对手落了条严重骨折的胳膊而且比赛也结束了。

   Jacob钻出场地,有个家伙向他走过去,听他问话的口气大概是赛场的老板:“想不想再来一局?”

  “这回不了,Topping。”即使和老板说着话,他的目光也从未离开过Roth一刻。交到他手里的钱并不多,他也没费劲去数,就那么往兜里一踹接着开始穿衣服。

   真遗憾哪…他不穿衣服看着更棒。

   从椅子里站起身来,他笑着看Jacob穿过人群专门来找自己。强烈的拥其入怀的冲动击中了Roth,他只得通过抚平西装上的皱褶来使分散注意。

   “没想到你这种衣冠楚楚的高冷人物也会来这种鬼地方。”Jacob说,脸上亮起的笑容无疑令人心醉。反正Roth就心醉了。

   他大笑:“我听人说起伦敦最勇敢的男人,当然要过来亲眼看看,”这是句彻头彻尾的谎话,但这些词句脱口而出,流利得就像他以前说过好几十遍。这同样令他本人困惑不已,但他还是完美地掩饰掉了,伸出手和Jacob握了握,“Maxwell Roth。”

  “Jacob Frye。幸会。”

  那他说对了,他确实叫Jacob。要是他的心脏还能跳得再快一点儿的话,那就得从胸前蹦出来了。他怎么可能知道他叫什么?还有那股力量...这让他产生了一个想法,试试总无妨,“跟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惊喜的是,Jacob真的同意了。车子已在外面等候。

   “Lewis,请开到Alhambra。”

  一路上很安静。Jacob似乎被这辆太过奢华的豪车和车上那些有趣的按钮所深深吸引。就连香槟都引起了他的兴趣,那一串难读到读不出来的名字逗得他哈哈大笑。Roth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太可爱了,一种由衷的宠爱化作微笑浮现在年长的男人的脸上。他转过身。不过几分钟,Roth已坠入爱河。

   从储物格中取出急救包,Roth小心地抬起Jacob的一只手,擦去关节上的血迹然后包扎妥当。报童帽下有一些已经开始凝结的血迹。他不常有这种感觉,那种在他凑过去谨慎地摘掉那顶帽子时,胃里渐渐胀满的紧张感。伤口还不算太糟,这下他看得清了。擦掉血迹,也不需要缝针,然后他把帽子戴了回去。

   他们坐得非常近,但Jacob看起来并不在意。他刚要开口说点儿什么,却被Lewis突然打断。他们到了。下了车,两人站在一栋蓝黄相间,而且肯定不叫Alhambra的建筑物前。

   Jacob疑惑地看向Roth:“Odeon Leicester广场?”

  “这里曾是Alhambra的旧址,它在1882年被烧毁,”他说,好像这些消息是他随便得知的一样,他示意Jacob跟上,“他们当然重建过,不过最终还是在1936年被拆掉,然后建了这家影院。”

  他没有理会这里的其他人。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Jacob身上。年轻人充满了好奇,但他的目光却穿过Roth,失焦在远方。

   有那么一会儿,Jacob可以听到木材在燃烧,并且闻到那股焦糊味儿。他可以听到人群微弱但回荡耳畔的惊叫,这让他猛地转头,背对Roth。见鬼,他甚至可以在自己脑中听到那愤怒而单调的嘶吼:“烧吧,烧啊,烧啊!(burn, burn, burn)”这声音听起来竟和他同伴的异常相似。然而,当他四下张望时却一无所获,没有什么能解释他刚刚听到的声音。

   幸而这时有人抓住自己的肩膀把他从恍惚中拽了出来。Roth担心地看着他,而他耸了耸肩,一笑带过。又只剩下他们俩,四下鸦雀无声,能听到的只有伦敦那标志性的喧闹。烈焰从未叫他不安。

   他的注意力又回到Roth身上,并且发现这个男人正在给自己钱。这叫他措手不及,他盯着钱看,好像它马上就要扑过来攻击他似的。他迟疑地接了下来,没有清点。一时间,他既觉得对方的做法十分失礼,又为对方的好意而心怀感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会决定给自己钱…

     “想必你出现在拳击场上也是事出有因,我亲爱的?”

  “我得赚钱养活我姐姐。”

  Roth兀自伸出手。这个男人对于怎么把他搞糊涂可真有两下子。他小心地握住伸过来的手,并被Roth拉近。不管对方出于什么原因,他感觉那理由都很充分。当Roth把另一只手搭在他腰上时,那粗糙的触感和透过来的力量!虽然没有音乐,但两人很快都迈开了舞步,Roth引着Jacob。

   对外界来说,这算得上奇景;对他们而言,这相当美好。当Jacob被带着快速转了个圈儿又重新拉回Roth身边时,他开心地笑出了声。蓝色和黄色的灯光闪烁着他们的面颊。两人慢慢地绕着对方旋转,仿佛他们就置身于Alhambra一般。他想象得出那间巨大的房屋和舞台,那些红色的帘幕和那些支撑起这座多层建筑的横梁立柱。所有这一切都清晰如昼。

   最后,这支舞还是结束了。幻像从二人脑中消退,Leicester广场又回来了。他们并没有马上分开。

   “你为什么这么做?所有这些?(Why did you do it? All of this?)为了我这样的陌生人…?”今夜发生了太多,Jacob无法用自己的头脑去理解Roth的所作所为。当下,善举可不常见。

   “有何不可?惊喜是生活的调剂,我亲爱的。(Why not? Surprise is the spice of life, my dear.)”

  他轻声笑着,摇头:“还有别的惊喜么?”

  双手捧过他的脸,他被拽进一个吻。Jacob僵住了,有那么一会儿他想要挣脱,但那感觉一晃而过。他不想挣脱了,这个吻既温暖又独特。Jacob以前被不少人亲过,但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燃起过他的共鸣。他伸出自己的手附在Roth手上,然后合上双眼,沉醉在这一吻中。

   这吻仿佛持续了一生。也许真的是这样。更多的画面涌进脑海,头脑中翻滚的记忆更是让这一吻天荒地老。他们以前就认得彼此,他很久以前就认识Maxwell Roth。此时此刻,他能感受到那场把Alhambra焚为平地的灼热烈焰,能感觉到他手上沾染的鲜血,还有他眼中刺痛的泪水。那是Roth的死,他在那天杀了他。

   然后Roth退开了。

   他感到冰寒彻骨。

   Roth退后,敞开双臂:“吾爱,别样的夜啊!(Darling, what a night!)”便再也不做交谈,年长的男人随即转身离开。Jacob现在孤身一人,站在广场中央,无言以对。

   他手里有张小纸条,一定是在他忙着亲吻时塞到他手中的。他立刻去看。上面用他再熟悉不过的华丽字体写着Roth的电话和住址。他笑了。

   他保证一大早就去拜访Maxwell Roth。

 

欢迎留言,目前算上sy上的3条评论,我一共收集了3条评论——根本不够翻的,怎么跟作者交代 T_T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