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 11 重制2

11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

 

“你已不值得宽恕,”Carla控诉着,红色的围巾依旧飘扬,“你已不具备良知!”

球形的注射器在空中炸开,四散的针头迎面而来。

好,他想。

此时此刻,恶魔猎人不在。

指望不上Piers,柴狗在见到Arias后便失去了行动和思考的能力,跟塔顶四周矗立的石像一样毫无用处;更不要提Arias这位挑事的好手,让他出马恐怕要出更大的乱子。

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Hell yeah!

终于!他跃跃欲试,等到了今天!

终于!可以向大家证明我那过人的勇气、不俗的能力,以及有悖于我血统的无私奉献精神了!

双腿一蹬,踹开正打算躲闪的陛下,他借力一跃而起,拼尽全力伸展身体,替大家遮挡那些飞来的针头。

终于!他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但依然不忘保持自己的空中姿态。不用丢脸地被人跟在后面,把自己剁过的敌人再重剁一遍了!

拯救大家的任务终于落到了我一人身上。

C’mon,babes!

Nero精神抖擞、感概万千,以至抛出Devil bringer时太过用力,不仅挡下了充满病毒的针头,还将原本属于Jake的主线地位一举拿下。

当全身因承载了太多难以言表的喜悦,和前所未有的自信而不住颤抖的Nero终于落地时,Jake看到这个人在发光。

“Ok,”Nero踱着步子,向在场的各位啪啪啪啪鼓起掌来:“This may be fun.”

但对面的人却没功夫替刚刚开启人生新阶段的Nero感到高兴。

“啊!”

席梦思惊恐地捂住被针头击中的地方,身后的长老和卫兵也纷纷倒地。

“不要惊慌,亲爱的。”

尽管自己也被击中,但Carla依旧微笑,内心强烈的不甘与倔强支撑着她。

“一开始确实会害怕,但是不要担心,”她甚至安慰起六神无主的族长,“不过是变回你一直都是的怪物罢了!”

和煦的海风霎时变得凛冽,卷走了Carla颈间的红色长巾。她吃力地抬眼,不舍地看它掠过头顶,太阳便失去了温度,诡异地散发着阴森的光芒。她颤抖着伸出双臂,咒语般地对天吟唱:“这个脆弱的世界,即将崩塌——”

 

“好,”Nero停止鼓掌,把手一合,“我看差不多了。”

刚才真是千钧一发,他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Piers,你们该离开了。Piers?”

柴狗没有动。他又叫了一下,Piers还是没理他。Nero顺着小皮的视线张望,发现挨了自己一记毁容踢的Arias正在离他很远的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差点儿给忘了……

“Piers!嘿,”Nero马上俯身过去,蹲在柴狗面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Piers这才不得不抬起头。

“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Nero,”失魂落魄地柴狗慢慢开口,“我得抓住,我之前,在——它不会再给我第三次机会了。”

“嘿,”Nero紧紧抓住他,“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与我无关,换了别的情况,我可能都不会拦你。可是现在我必须得问:Piers,你来是为了报仇的吗?”

“难道就这么放了——”

“——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下手,嗯?”Nero指着Piers的鼻子问。

那些被病毒折磨的恶魔可以等,Nero想,我有本事我不怕,但Piers的心结必须马上解决:“我记得你说自己有很长时间都在皇宫外巡视。为什么当时没下手?”

“特别是那天晚上,”席梦思的嚎叫和长老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塔顶,Nero不为所动,“我问,如果你可以随意改写命运,会不会把成为记忆的过去划掉重写,你回答‘那是对与你共同拥有过去之人的背叛’,你‘宁可带着遗憾和对他的承诺走完今后的路’——”

“——没错!可这不叫‘改写过去’,”Piers指着地上的Arias,不停地试图挣脱,“这叫抓住机会,不给未来留下任何遗憾!”

“——伙计你有没有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提过要给Chris报仇?我是说,至少之前一直都是,”Nero不顾对方抛来的充满杀意的眼神,“这没什么不好!选择接受事实要禁受更多的痛苦,需要更大的勇气!而且我记得你还说过——”

哦,不!不不不……Piers突然意识到对方要说什么,露出锋利的牙齿以示威胁,我看你敢!

“——‘执迷个人恩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那就让这一切见鬼去吧,”Piers将矛头指向Nero,“去他的理智,去他的问题:我只想痛痛快快地让自己好好选那么一次!”

“Piers,”Nero也难得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我知道这不好受,你的心情我还是能够体会一点的——谁还没丢过挚爱?!”

Piers狐疑地看着他:“啊?”

“然、然后我又找回来了。”

“滚!”

“见鬼,你脑袋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变得如此难以沟通——”

Piers又挣了一下,Arias就要爬起来了!

“——但我请你不要忘记当初选择接受时的理由!”

是为了完成Chris的心愿,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自身后说到,长官。

Piers回头看,小金毛正抬头歪着脑袋看自己。

鼻子上扎着一支针头。

……我当然记得,Piers慌了,抱住金毛的脑袋着急地左看右看,我的责任。继而看向远处扑在Sherry身上的杜宾,还有我的承诺!!

 

“知道结束时,这世上还剩下什么吗,”Carla在席梦思发疯似的嘶吼中说,“什么都不剩,只有混乱!”

“而我,Ada Wong,”她放心般地阖上双眼,向后倒去,“也将成为它唯一的女神。”

“不!!!!!!!!!”

不幸的是,病毒有着自己的想法。在血清的帮助下,它大行其道,甚至不惜将部分感染者化成蛹,在厚厚的外壳下继续完成更加诡异的变异步骤。

席梦思的每条肌肉、每块骨骼,都被拆开、强化,再像搭积木一样重新拼装起来。

“想不到这废物的身材这么有型。”

Arias看着刚刚获得新形态的族长,以一个画者的眼光客观地评价到。

“种族优势,伙计,”Nero挠着鼻子快步走来,“这叫种族优势。”

病毒、血清,再加上种族优势,成就了席梦思别具一格的变异形态,族长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巨大折磨,但由于与情节推动无关,故在此不做赘述。简而言之,就是骨头长在外面的高大猛兽,可以说非常接近某远古生物了。

“刚才多谢。”

“你别客气——”

“——非要踹脸?”

“你该庆幸我只是踹了一脚,”不明白你有什么可不满意的,“我可是答应过朋友要揍你呢。”

“嗯,对得起朋友,”Arias看看手里的枪,指向对面摆好架势的族长,“随便,不过你该知道被感染的狗不处理掉会变成什么吧?”

“应该不会比魔化的恶魔更难办,” Nero鬼手搭上枪口,故意慢条斯理地往下压,“我想。”

陛下面露疑惑。

呵呵,外行。

“再说这又不是普通的病毒,到底会变成什么你也未必知道。”

Arias抿起薄唇。

Nero冲他把双手一摊,一步一晃地后退:“他魔化了,你那点儿火力还是省省吧。”

席梦思巨大而空虚的脑袋锁定了面前这个胆敢背对自己的敌人:“嗷!!!” 

“仔细看好,”Nero冲面色不善的Arias眨眨眼,左手绕到身后,“这叫Air play。”

的确是Air play。

席梦思发动攻击,Nero抽出吉他迎面而上。刚刚苏醒的Nevan妩媚地撩拨红发,带着恶魔小子直直飞向那一连串喷过来的,密集而锋利的碎骨,召唤出忠实的蝙蝠,将它们击个粉碎。落地后,还在兴头上的Nero马上追加了Nevan combo 2接Jam session,紫色的雷电从天而降,巨大的能量击得席梦思浑身乱颤。

“哦吼吼吼,厉害!”Nevan着实让Nero过了回瘾,他又耍了几个花样才意犹未尽地最后扫了把弦,两步跑到倒地不起、浑身直冒青烟的怪物身边,在它眼前把吉他往后一背,装模做样地弹起了空气吉他:“C’mon babe,c’mon!”

 

Piers飞奔着。

前面,杜宾粗暴地踩在Sherry身上,不顾对方拼命挣扎。

不是吧,Piers更急了,真的变异了?

放开我!

“Sherry!”

不行!Piers听到Jake大喊,我得确定你没被击中。

谢天谢地。

当然没有,Sherry被杜宾按在爪子底下吃力地侧过头,不是都扎你身上了嘛?!

……还是中招了么?!Piers加快速度,我早该知道Nero的保护有盲区!

Jake没理她,继续扒着柯基的大耳朵往里看,鼻尖都快杵进去了。

又羞又气的Sherry赶紧甩脑袋。Jake,别闹了,我们得赶紧去找Finn!

Finn已经没希望了,杜宾说,找不找都意义不大。

你怎么能这么说——

Piers终于赶到:“你们没事儿吧?”

杜宾如遭雷劈,两只耳朵一抖,回头看到面容不善的Piers正呼哧呼哧地叼着块儿树皮样的东西盯着自己。他眯起眼,忽然想起身上立着的那些针头。

Jake赶紧抖抖身子,把背上的针都甩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没觉得自己跟以前有什么两样。

“那就好,”Piers把嘴里的东西放下——上面裂了道缝,对Sherry说,“Finn在这儿。”

哦,天哪,Sherry倒吸了口气,Finn!

“都是我的错,”Piers无比懊恼,“我为了自己,连累了他——当初就不该跟过来,Jake说得对,这里太危险。”

Piers……

“我光想着让自己痛快一次,结果害了别人。我犯了跟Chris一样的错,但理由更自私,”柴狗停顿一下,垮了下去,在Jake面前显得更矮了,“简直不敢相信我会做出这种事。”

Piers,你没逼着我们加入,我和Finn是自愿的,Sherry走过去蹭蹭柴狗,我们想帮你。

“我之前一直问自己为什么要选Finn加入,”他重新叼起地上的茧,“现在想来,大概只有这么天真的家伙才能时刻提醒我不要忘了自己的初衷。”

Piers,别这样。

“Chris不在了,找不找都一样,我选择接受现实,”Piers喃喃地说,“咱们回去了。”

Piers……

哼,想不到这辈子还能见到Piers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

Jake!

“……你想说什么。”

听不懂?好,杜宾嘴角一撇,那我换个说法:想在这鬼地方找块儿好吃的苹果派可不容易。他冷笑到,跟家里不一样。

“闭嘴吧你。”

嘿,看着我,Jake迈步挡住对方去路,我说看着我!那块儿派是我偷拿老爸的钱,还一路藏在怀里才带回来的,冲这你就该好好听我说。

“Jake,你都多大了……”

我跟你过来,不是因为你逼我,也不是因为想帮你。我跟来是因为我答应过Chris决赛结束后再给他带一块苹果派。

他突然觉得讽刺,噗嗤一笑。我嘛,肯定是让他失望了,但我以为你不会——你们感情那么好。我以为跟着你一定能把他找回来,你知道,为了弥补一下内疚。结果你突然变卦了,Piers!虽然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我请你不要忘记当初为什么走这一遭!

是为了找回Chris!Finn破茧而出,张着胳膊冲天大吼,嗷嗷嗷——

“行了,”Piers一爪将抡起拳头敲打胸甲的迷你Napad掀翻在地,“你和Nero,一个叫我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一个叫我别忘了此行的目的!到底要我怎样,嗯?”

“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你了,Jake,”胸中的火苗又难以抑制地蹿了起来,“塔底那会儿你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我告诉你,你辜负他的地方多了,不差这一个苹果派——”

Piers本打算继续控诉,但突然天旋地转,眼前发花,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重重摔在地上,胸口像压了巨石一样喘不过气。等到他终于能够看清眼前的事物时,Piers吃惊地发现自己胸前踩了只气势汹汹的杜宾,那排尖利的牙齿几乎咬上自己的喉咙。

可恶,Jake语气凶狠,但面无表情。Piers这才意识到杜宾是一种比自己强壮好几倍的大型猎犬。即便在以前,Jake本人也比他高大有力。但是,Piers努力把空气吸进肺里,怎么以前就没觉得呢。

跟了你半个月。越是没有表情,越是显得Jake无比凶残,Sherry不敢出声,在一边怔愣地看着。就等到这么个结果。

Piers躺在地上,前爪扒住杜宾强有力的长腿,看到那张近在咫尺的、熟悉的疤脸变得陌生,感到恐惧在内心深处快速漫延。

你欠我一个Chris,我要你给我找回来。Jake看着身下柴狗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Jake,”Piers被压的喘不过气,“Sherry怎么办?这里太危险,她不能再呆下去了……”

Jake加大了腿上的力度,Piers不得不住了口。

别的不重要。

 

“有什么可高兴的,”Arias质问Nero,“他倒了——那又怎样,保护罩还在啊。”

Nero用一个风骚的姿势,结束了全套挑衅动作。

“你真扫兴,”他拍拍手,“再说这都是套路,我能怎么办?”

“‘套路’?”

“嗯,”Nero点点头,“他明摆着是关底的Boss,所以怎么可能没有第二形态?”

恶魔小子解释着,显得非常老道:“既然是第一形态,我干嘛那么拼命?打了又不会死。”

“……”

四周的蛹里传出咔咔的声响,完成改造的恶魔相继破壳而出。

“好了人类,”Nero注意到它们当中竟有两只会喷火的炎狱犬,“虽然我说过要揍你,但现在显然是人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不得不冒着被朋友质疑立场的风险对你说,要走还来得及——”

“休想!”

Carla不知何时站了起来。

“今天谁也别想走,”她浑身覆满灰色的粘液,“别想!活着!离开!”

她踉踉跄跄走向席梦思,边走边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灰色的泥浆滴滴答答流了满地,向着塔边蔓延开去。她来到倒地不起的族长跟前,用泥浆填补了本该是肌肉的地方,同时占据了那颗空虚的大脑。族长像只提线木偶,被Carla操纵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放心吧,我的女士,”Arias绕过Nero,对站在族长头顶的女巫喊,“你不走,我今天哪儿都不去。”

“真的?”Nero问。

Arias瞪了他一眼。

“好的,”Nero马上知趣地扭过脸,“那你待会儿跟着我,我先用鬼手砸几下,然后咱们一起上——”

“——Carla归我。”

“这结合得有点儿紧啊,伙计,不太可能分那么清,”Nero唠叨起来,但越说声越小,“再说还得留意周围那些杂兵呢。它们跟你以前遇见的丧尸可不一样,说实话跟我以前遇见的恶魔也不太一样——”

他再次瞟了瞟挥舞着镰刀的七宗罪:“呃,老家伙那个年代的魔兵,难缠得要命,我宁可去多刷几轮Boss……”

“我的天,”Arias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到底行不行?刚才还跟那儿挑衅了半天!”

“我当然行,”你可不要乱讲,“我是提醒你要小心啊,人类。算了,要不我还是直接魔化吧,速战速决——”

“你怎么不用吉他,”陛下难以置信地推了他一把,“刚才那么有效!”

“你不懂,我怕再用那招会刷不出高评价——”

“什么?!”

“我是说,我怕再耽误下去会糟人暗算啦,”作为Dante的侄子,Nero不可避免地展现出坑人的属性,“不骗你,我上次就让教皇摆了一道。你这Carla看起来也属于幕后主脑的类型——”

“不行,”一向冷静的Arias急了,“你不能动她!”

“啊哈!你刚才的样子跟我当年看到Kyrie被抓走时一摸一样,”Nero突然兴奋地指着Arias,“你说咱俩会不会是远房亲戚!”

 “少胡说八道。”大敌当前,这人怎么还开玩笑?!

“说真的,你爹妈是谁,”好奇害死猫,也会害了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不说?还是你压根儿不知道?”

Arias差点儿把枪口对准他。

“噫——你别生气,我也没见过我爹妈!而且我刚想起来——我不是把Yamato弄丢了嘛!想想我变出来的魔人吧,”Nero被自己逗笑了,“空着手,一脸懵逼——噗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疯子!

Nero笑得背过气去:“我看还是鬼手砸吧,多砸一会儿肯定能碎!”

“够了!”Arias和Boss同时吼到。

当Nero终于能拄着大腿直起腰,举着Devil bringer准备冲上去时,不知是谁调暗了席梦思周围的屏幕,接着,高大的Boss身上快速地出现了几道球形的蓝色划痕。

Nero认得这个招式,哎?

“Stand aside.”

这个声音!

当周围再次明亮起来,第二型态的席梦思已经泡在满地的灰色泥浆中了,不仅保护罩没剩下,连骨头都散的到处都是;七宗罪们受到重创,没来得及强化便一命归西,只剩下碰巧遁入沙中的“懒惰”捡了条命;炎狱犬夹着尾巴躲在后面瑟瑟发抖,脑袋上的火球也吓灭了。

塔顶入口站了两个人。高个子的那个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纸,说到:“那么——

“你们俩谁是我儿子?”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