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 8.2 重制2

8.2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

 

 

Chris没有理会Vergil甚是埋怨的语气,津津有味地看对方自己和自己较劲。

“我也不想去,要不别去了吧。”

“不!”Vergil双手离开脑袋,“咚”的一声砸在桌上,“我必须拿到项链!”

“为什么?”

“为了无上的力量啊!”

“要那个做什么?”

“力量控制一切。”

Chris突然有点儿笑不出来了。不好,我可能是又遇上个疯子。

“哈,”Vergil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头上的白毛儿四处乱翘,“力量控制一切,没有力量你谁都保护不了!”

......咦这个疯得可不太一样。Chris一脸懵逼地又给他倒了一杯:“那你是想控制,还是想保护?”

“这不是明摆着!”

真是醉了,Chris想,平时都没见过他这样。

“怎么,Dante没提过?”

Chris摇摇头:“我觉得可能他也不知道,你有跟任何人提过么?”

“没有。”

“那你赖谁呢?”

但Vergil却不以为然:“那么明显还用提?”

并且继续完美忽略问题的重点:“我在下面待了那么些年,都不曾忘记一刻!为了这个目的,我的所有努力和心血都值得付出!所有屈辱和伤痛都值得忍受……”

“不要再铺垫了,赶紧说出来。”

“当然是——!”

戛然而止。

“就是为了——为了——?!”

奇怪。Vergil定了定神,再次开口:

“我是为了——啊,活见鬼!!”

半魔推开酒杯,生气地抱起肩膀。

Chris意识到出了问题。他担心地看着不知为什么就是说不出下文的Vergil。半魔越来越焦躁,甚至开始抖腿。

“Vergil,冷静。”

“怎么冷静!明明就在嘴边!”

“这不是喝多了么……”

“Chris,我被魔帝踹趴在地的时候都能倒背如流!”

“对不起,打扰你们一下,”Helena突然推门走了过来,“我以为刚才把这个还给了你,不过刚才一掏兜——”她把手里的纸递给Vergil,“——发现还在我这儿。”

Vergil接过来展开一瞧,竟是自己的那封信。

“不可能,我明明收起来了啊——”他困惑地伸手去掏那张贴身收好的纸——纸还在。

“那这是什么?”

“我看看。”

Chris一把抢过去,发现内容完全变了:

“‘不要再铺垫了,赶紧说出来。’

‘当然是为了——’”

读到这里,Chris没了声儿,眉头也拧成了疙瘩。

“快读啊!”Vergil催促着。

“不行,”Chris把纸拿给他看,“被人划成了黑疙瘩。”可不,纸都划破了。Chris只好跳过这里往下念:

“‘厉害啊,’Chris鼓起掌,欢欣鼓舞地说,‘你为了——,竟然一举干掉魔帝Mundus!Dante一定后悔当初阻止你寻找力量。’

‘啊,不过——才是我的信念,干掉Mundus毕竟不是终极目标。’”

“等等,等等,”Vergil不得不打断Chris,“我打败了Mundus?”

“是啊,这上面就是这么写的,”Chris指着信说,“我还‘欢欣鼓舞’,从此对你产生了‘无比的敬佩之情’,把你视作‘还人类和谐安定的人生导师’——怎么,难道你没有?”

Vergil看上去已经清醒不少,但整个人的状态却更加糟糕:“那与我无关。”他显然想起了令人不快的往事,正发狠地掐着自己的额头。

“而且,被打败的是我。”

“啊?”

“跳下去之后,我记得对自己说‘和魔帝Mundus打架一定非常有趣。既然我爸能赢,那我也能赢’。于是就去了,然后就败了。”

“再然后?”

“再然后——天哪。”

“Vergil?”

“你看,不是我觉得丢人不想说,败了就是败了,我也没什么可为自己辩解的,”Vergil苦恼地看着Chris,“而是话在嘴边,我却,说不出不来。就像有人拦着我……”

“但你记得?”

Vergil愁眉不展地捂着嘴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零零散散。”

“我甚至记得,去找他之前,怀里——”

Chris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看着Vergil表情复杂地又努力了一会儿,终于放弃。

“纸上还写了什么?”

“这上面写:酒保厌烦了两个酒鬼的满嘴胡话,扔下信,准备离开吧台。”Helena果然在向后面走,听到Chris这么说随口答道:“没错,我就是觉得你俩醉得满嘴胡话。”

“‘Vergil没有理会离开的酒保,继续对Chris说: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Temen-ni-gru再次升起,怕不是有人在搞事情!’”

“简直胡扯,”Vergil又听不下去了,“这不可能!Temen-ni-gru已经毁了。就算是废墟,也不会有人能把它再升起来。”

“呃——再打扰一下,”Helena手握在门把上,“那个名字我听过。前几天来了一个红衣女子——好酒量,所以印象颇深。说南海以南升起一座塔,‘和当年的Temen-ni-gru一摸一样’。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不确定她说这话时完全清醒——喝了我半个月的库存,总不会一点儿不醉吧!反正告诉你们,兴许有用。”说完推门走了。

“你看,”Chris把手一摊,没提酒量的事儿,“这些从天而降的信上写的都应验了。Temen-ni-gru出现了,所以说不定真的有人——”

“那它也不该在海上!!再者,”Vergil眉头紧锁,脑袋一跳一跳地疼,“当年升起Temen-ni-gru的唯二要素都在这里。”

他先指了指自己,接着,又把从不离手的Yamato拍在桌上。

咣!

酒馆里的空气都被震得散开。

一阵沉默。

“还有一个图谋不轨的卑鄙小人,告诉了我具体方法。后来我们把他宰了,”Vergil摩挲着刀鞘,“所以你看,怎么可能有人再把它升起来呢。”

Chris不知该怎么说。又是一阵沉默。

“但不管怎样,我都应该去一趟,”Vergil脚下有些晃荡地站起身,“去弄清楚——总好过找Dante。说不定真像你们说的,又来了个觊觎父亲力量的疯子,毕竟这些信——”

“——你终于肯注意这些诡异的信了吗?”

Vergil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懂,我比信更诡异。不管是谁写了这些,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我都不能让父亲的力量落入他人之手,”他摇摇晃晃地往门口走,Chris赶紧去扶,“既然Dante拒绝接受父亲的馈赠,那还是哥哥我来好了。”

“至于你,”Vergil撑着Chris站直,然后放开了他,“你走吧,不用跟着了。”

“我要去!”

“很危险的,人类。”

“我不怕危险。我之前是不想带你去找Dante,但现在不一样了,”Chris认真地回答,“现在你要夺回‘无上的力量’——你上次这么做的时候就让人给骗了,我猜的没错吧?还好上次有Dante,他阻止了你。但你依然执迷不悟,这回又是,明显有人在搞鬼——可这回连Dante也不在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成功了,你真的夺回了属于父亲的‘无上力量’,然后呢,你打算拿它做什么?你总要把用途说明白啊,但你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总不会拿去喝酒吧?所以我怎么能随随便便放你这个潜在的危险分子独自一人出去溜达?”

“哦?那你是打算,”Vergil被逗笑了,“盯着点儿我?”

“是的!”Chris挺起胸膛。

“小子,你知道我是半魔吧?”

“我知道,而且我觉得你不该小看人类的力量。”

“……嗯,”Vergil掂量地看看异常坚定的Chris,“我在想,要是我的——”

不知后面的话会不会又是那种到了嘴边说却不出来的内容,总之Vergil没有说,只是无奈地甩甩头,觉得实在好笑:“好吧,好吧,那你该清楚防碍我的下场。”

“我很清楚,我不怕。”

“再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我不会再说第三遍了。”

“我要盯着你。你别小看我。”

“好的大人物,”Vergil推开酒馆的大门,“咱们去找点儿乐子。”

“哦,对,”他又转身,“拿上我的刀。”

切,Chris朝Vergil离开的背影翻了个大白眼,跑回吧台伸手够到Yamato,再沿着桌面往回收。你个颐指气使的——

接着整个人都被Yamato的重量带得一弯,Chris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膝盖就“咚”的一声撞在地上。

“你没问题吧?”本来已经出门的Vergil又绕了回来。

故意的……

“我没事,我很好。我只是,”Chris双手吃力地握着刀,刀身勉强离地五厘米,根本直不起腰,“很久没打大石头了。”

“那就好,”Vergil说完拍了拍Chris的肩膀,Chris觉得地面又陷了五厘米,“看来弟弟这个教父没白当,至少把你练得挺结实。”

他没有,你弟弟才没有。

“他所做的,跟你现在,差不多。”

坑我。

“你可不要乱讲,”Vergil转身,把手一背,“跟着我会比现在练得更好。”

也坑得更厉害。

“来吧,也跟我说说你的事。”

Chris只好一直保持这种弯着腰、撅着屁股的姿势,跟在Vergil身后十米开外的地方,一步一个脚印儿地往旅馆走,还要一刻不停地给他讲故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