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 7 重制2

7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其实我们挺像的,”Mr.Scratch一路如影随形,“不想聊聊么?”

Carla没有回答。

“相同经历的人很难遇到。”

浓浓的黑雾中露出一双红红的眼睛。

“都是另一个人的影子。”

“我不是什么‘另一个人的影子’!”

“哦哦哦!对,你是Ada Wong——那么现在想聊了?”

“走开!”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

“所以,你从来没有对另一个家伙的做法感到不满的情况,嗯,”红眼睛从头到脚打量着Carla,“鉴于你这高到不正常的‘自我认知’水平?”

“根本就没有‘另一个家伙’!”

“呣,就很羡慕你,”Mr.Scracth一定是比了个拇指,“不分裂,不纠结。”

“我可受不了他,”恶魔的眼睛嫌弃地眯起来,跟Carla抱怨道,“怎么说呢,拖拖拉拉,慢慢吞吞,顾忌这、顾忌那……天哪,他到底还算不算恶魔——别误会,我不是对猎魔这差事有意见。真的,自打败在他手上成为doppelganger——”

“‘Doppelganger’?你是影子恶魔?”

“是啊!我真的是影子,”他无所谓地继续,“自从成为他的Doppelganger,我感觉自己仿佛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义!那不仅满足了我作为恶魔的杀戮之欲,还让我获得了某种层面上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很难得,很陌生,但感觉相当不错。当然,当然,我们之间还是存在分歧的,我比较激进,我想做的那些事儿……”血红的双眼笑得恐怖,尖利的牙齿咯咯作响。

“要是写在纸上,恐怕整本报告都会被殷红湿透!怪不得他得时不时地把我划掉。”

“你看,就比如前几天,和两个Wesker打的那次,”Mr.Scratch凑近了些,迫切地想要表达自己,“要我说简直惨不忍睹,可你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打着打着,Leon发现又多了两个对手。而且这多出的两个人之间也存在争斗……Wesker们之间的关系可真迷。被牵制得死死的Leon不禁吐槽。他又不想真的当着孩子的面儿弄死他们的爹妈。那也太残忍了,恶魔猎人想。两难的境地着实叫神仙教父为难了那么一会儿,然后他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啊哈!而事实呢?事实上如果你查看一下修改痕迹的话就会发现,那一战我们本可以赢得不费吹灰之力。”

Mr.Scratch爪子一划,黑雾中出现一张纸。Doppelganger从黑雾中幻化出来,念到:“‘……打着打着……啦啦啦啦……哈!Wesker们之间的关系可真迷。也许我应该先处理一下这两个小的,让他们知道不能耽误大人们干正经事。被牵制得死死的Leon不禁吐槽。他又不想真的当着孩子的面儿弄死他们的爹妈。但Million Stab戳得Albert血花四溅的样子还是很想见识一下的。怎样,想不想看啊,Jake?那也太残忍了,恶魔猎人想。不过得承认会效率很多,这样下去怕是要打到时间尽头。两难的境地着实叫神仙教父为难了那么一会儿——尽管你完全可以放我出来对付Alex,咱俩还能比比看谁能更快搞定对手,然后他……’

“看!要是照着我的意思来,”Mr.Scratch抬起头,“在你搅进来之前我们就轻松搞定那两只怪物了——你根本没机会。”

“你不杀我?”

“杀你做什么,”他把纸一团,“我还要你告诉我席梦思的企图呢。”

“你为什么关心这个?”

“我嗜血成性,却很有正义感。”

“如果我就是不告诉你,你岂不拿我没办法。”

“啊哈,当然!不过,”Doppelganger笑得开心极了,“你难道不想知道那首歌后面的歌词是什么吗?”

说完,也不等Carla回答,他自己唱了起来:

“Till one day strolling in the court

An arrow pierced the kind Queen's heart

She lost her life and

Her dearest love.”

唱完,他停下来等待听众的反应,却发现Carla的注意并不在自己身上。奇怪,怎么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

人类。Doppelganger不觉吃了一惊,一个成功避开自己警觉的人类。

Carla看着这个带了头盔、一身戎装的陌生人,目光扫过对方腰间挂得满满的榴弹:

“你知道,”她不怀好意地笑了,“要是‘另一个家伙’在这儿,他会怎么说吗?”

这下轮到Doppelganger头皮发麻。不好。

“‘Show time’!”

 

当晚,Nero、Jake和Piers分散地躺在篝火边。Nero和Piers还在继续晚餐前的话题。Jake抱着Sherry心烦意乱。

显然,晚饭的水果没能使他心情好一些。一方面如之前所说,他开始觉得“通过Nero找Leon”的主意变得不那么高明,理由除了太危险,恐怕还要再加上……Jake预演着他们找到Leon后的情景,愈发觉得好笑,该怎么说呢?“不好意思打扰你们阻止恶魔入侵了,但我现在真的需要你帮忙找一下Chris”?

简直胡闹。

另一方面,Piers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倒不是说自己打不过Arias或者惧怕他手下的那群精兵强将——就算会死也要打一下试试!现在不抛头露面纯属情况特殊,是我不想在找到Chris前再出什么岔子而已。

不过以后呢?就这么隐姓埋名地逃到天涯海角,直到海枯石烂?

他想象了一下年迈的自己颠沛流离一辈子,最后孤独终老的情景。没有悼词,没有墓碑,没有人知晓,只有一个大写的悲剧。

啧啧。

他知道自己平时看起来总是一副“你们最好都别来烦我”的样子,可要真是那样,Jake扪心自问,你也不会偷偷跑去给人送苹果派吧?

所以坦率地讲,还是渴望得到别人的回应,对不对?不敢说认同,但至少有人回应还是好的。Jake把Sherry又搂得紧了些,小柯基舒服地在他怀里蹭了蹭,耳朵尖扫过Jake下巴上的伤疤,挠得他心里怪痒的。

至于Piers,Piers肯定会心甘情愿地守在Chris身边嘛,甜甜蜜蜜,直到生命尽头。Jake不禁呵呵地傻笑起来,你们俩个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已经超出狗狗对主人忠诚的范围了好吧。

到时候我一定记得在Chris旁边给你多挖个坑,Piers。不不不,别客气。

他知道自己扯远了,赶紧把脑袋里柴狗和Chris抱在一起转圈圈的画面删掉,回到眼前的问题上:Arias到底把不把他当作复仇的对象。毕竟在海底争抢血清那会儿Arias完全可以把他打死,要说没有情份在里面,Jake觉得不可能;可要说在导致Alex挂掉的这件事上自己一点儿责任没有,Jake心想,除非Arias是傻子,否则绝对不会看不出来。

……你这恋母的变态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就很发愁,但自己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Jake小心地把胳膊从Sherry底下撤出来,翻身要睡。

刚扭过脸,就对上了一双被篝火映得亮晶晶的狗眼。

“啊!!!”

Jake从地上弹了起来:“你什么时候挪过来的?!吓我一跳!”

“我觉得我有必要过来查看一下。”

“干嘛?我挺好的啊。”

“我们刚刚在聊选择的问题,就是Chris当时跟他说的那个,”Nero一蜷一蜷地在地上挪了挪,“你没听到?”

“我刚才根本没听,”Jake看向Piers,警觉起来,“他说什么呢?”

这下Piers尴尬了。

“……原来你没听啊。”

“快说,我没听什么。”

“就是你被Arias揍晕那会儿……”

“说重点!”

“重点,”Nero接过话头,“就是怎么在‘想做什么’和‘该做什么’中选择……”

什么意思,Jake不解地看着Piers:“就这些?”

“……还要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他人选择的权力。”

“我不明白,也没纠结过,感觉跟我关系不大啊。”

“我说什么来着,还是Chris的格局大一些……”

“毕竟五岁那会儿就碎石救人了——当然,我们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做到这点……”

“对,不然就无法突显这种人的可贵之处……”

“嗯,总得有人做陪衬……”

“喂!你们是打算解释一下,”Jake坐直了,“还是打算一整晚都损个没完?”

“哦,”两个聊得火热的家伙明显是故意为之,“哦!真对不起,Jake,没注意到你还在听!”

Jake耷拉着脸,“哼”了一下。

“Chris觉得他跑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导致你不得不面对你爸的死。”

Nero说完,和Piers一起盯着Jake。

“然后?”

“Piers以为你听到会难过,所以过去看看。”

“再然后?”

“所以你不难过?”

“哈!”

难以置信,Jake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真是,难以,置信!

Nero和Piers面面相觑。

“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

Nero和Piers摇摇头,看到Jake烦躁地抓着头发走来走去。Sherry不知道Jake怎么突然发了脾气,着急跟在他旁边。

“我在想找到Chris之后怎么办,”他表情不善,“继续没命地逃下去吗?!”

这就是Jake的问题,尽管他刚刚承认过自己不够坦率,但他现在依然不打算承认被戳到了痛处。他避开了话题。

不然怎样,要承认么?承认自己有为老爸难过?承认自己有那样一个爹?一个差点儿毁了天下的疯子??

“我说过,我很感激Chris,这点不会变,”他依旧不打算面对,“现在我补充:我不要他负责。怎么说,老爸就是,他就……”

Jake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涨得满脸通红,发狠的在空中砸了一拳:“啊!”

“至于能不能接受,那完全是我的事,懂吗?我的事!所以别再提了,成不成?谢谢,我不需要安慰!”

Nero看出点儿什么。

“何况,”Jake开始针对Piers,“你觉得要是再给Chris一次机会,他会怎么做,嗯?他还是会跑去做同样的事!见鬼,那可是Chris做事凭良心的Redfield!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Piers觉得对方的话越来越刺耳。

“既然如此,那些‘该不该’、‘想不想’的事还重要嘛?!

“天哪,我不知道他有这么大的思想负担!真得跟他好好谈——不不不,你去,你和他熟。不管死活,你都去给我和他好好谈!!”

Jake终于停了下来,大口大口运着气,可以看出是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聊聊眼前的事吧。”心脏依然咚咚地敲击着胸壁,但起码语调已经正常了。

“Piers,我们的对手是Arias。今后恐怕还要加上恶魔,”Jake看着小皮,语气半是无奈半是恳求,拜托,伙计,这很明显呐,“我们不可能永远逃下去,找不找得到Chris都是。那太难了。”

“哦,我明白了,”半天没张嘴的柴狗点点头,“你这是后悔了。”

“‘后悔’?”

“你之前说害怕,现在又说太难,”Piers也不确定了,“你是……不是……不想找Chris了?”

“‘不想找Chris’?后悔……等等,后悔这个?不不不……当然不是!你,”Jake崩溃地把脸埋进手里,我的天,“你真以为我——你不会真以为我这么,这么……”

谁叫你刚才大吼大叫不好好说话,这下糟了,人家又误会了。

“Piers,我的意思是,”Jake大步走过去,蹲在小皮面前,两手交叠,“你得让我去跟Arias谈谈。”

“不行。”

“咱们以后得有地儿待吧。”

“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和Nero去找Leon就够了。”

“不行,你不能回去。”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不行就是不行!”

“讲道理啊!”

“这个没得商量!”

“为……”Jake刚张嘴,就被Piers抢在前面:

“当时Chris就说要回去,结果就再也没回来!”

Nero夹在中间,看Jake闭了嘴而柴狗越说越激动。

“你不能回去找那个疯子!我发过誓要照看这个家,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你靠近Arias!”

“我要是不去才会没有家呢!”

“你们两个别吵了,”Nero知道自己的话题捅了大篓子,试图息事宁人,“明明都是好意,干嘛不好好说呢?”

“闭嘴,Nero!”

“闭嘴,Nero!”

靠!白毛小子被两人呛得哽了一下:“实在不行,我去找这个Arias谈谈呗?”

“嗯?”Jake和Piers同时甩过脑袋。

“不就是让他放过你们,”Nero左右各瞟了一眼,和双方确认下目的,“简单!”

他打了个响指。

“找到Arias,对他说:‘放过他们一家子吧!’要是他不听,我就揍他一顿。实在不行的话,我就,”Nero拔出一直别在腰上的Blue Rose冲着旁边的树干点了两下,“啪,啪!”

“我看成,”Piers赶紧说,“这下没问题了!Nero你最好一见面就直接切换到‘实在不行’的选项……”

“他现在可是一国之君,Piers!那么多子民指望他呢!”

“那他可不怎么称职啊,是不是?”

“Jake,你就说行不行吧。”Nero抱着胸走过来,Jake抿着嘴还在犹豫,Sherry靠在他腿边看着他。

“不过你得等我先把手头的事儿处理完才行。你知道要是魔界大门被打开,很多百姓会遭殃。”

“.......那我更得现在去了!”

说实话,Jake本来打算接受Nero的提议,也许Arias现在需要的就是一顿痛揍。但在听到对方后半句以后又不得不改了主意。

他无奈地摇着头:“魔界大门都要被打开了,他还什么都不知道——恐怕连恶魔是什么都没听说过。我必须给他提个醒。”

“他这一国之君的‘格局’,”Jake比划了一个引号,“总不会比我小吧。”

“这种事儿写信不就行了!”

“别闹,那能信吗?而且亲自去一趟比较有诚意,比较保险。对,对,”Jake低头盘算起来,“我可以拿这个做交换,一国人的命换条生路。他是商人,这买卖他不亏。”

“那我也跟你去!”

“你?你去找Chris吧。”

“哦,对了,”Jake从兜里掏出一块叠得四方的布料,抖开再对折,“以后藏东西找个隐蔽些的地方,咱家院里没长草,再偏僻的角落也很显眼,何况你还放了树皮在地上。”

“是不是因为我们刚才说你格局小,你不爱听了?”

“没有没有,我比较现实,仅此而已。我不想以后没处躲没处藏的,”Jake一边给他系围巾,一边说,“我想要干净的食物,我想要遮风避雨的房子,我想要以后过得体面一点。”

“我不能再戴围巾了,会暴露的。”

“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事实上,我也觉得Jake不会计较那些,”Nero觉得有些话还是得说,“啊,Jake?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别说得跟你认识我似的,我跟你可不熟。”被对方不由分说地拽到一旁。

“但我们有相同的经历。”

“你少来。”

“你拒绝承认自己有那么个老爸,我说的没错儿吧?”Nero指出。

Jake把腰一叉,不置可否。

“就像那阵我拒绝承认自己的恶魔血统一样。”

Jake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你能在乎这?”

“当然!而且你别往我这儿扯,”Nero给了对方一个爆栗儿,Jake揉了揉挨打的地方,破天荒地没有还手。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普通的人类,不过是被家人抛弃而已,直到这手受伤以后长出鳞片。”

Nero说着挥了挥右手。

“我当时吓坏了,你知道这在我们那里意味着什么?在一个信奉除魔英雄的地方长出一只会发光的蓝手!哎呀呀,我那时都不敢把胳膊露出来,生怕被别人发现我和恶魔有半点儿关系。可是后来,我发现它丝毫没有要反噬我那颗纯洁无比的人类之心的迹象,反倒给我帮了不少忙——你知道这手揍起‘布袋’有多方便么?敌人飞得再高我也能给拽下来——我还拽过Dante呢!”

“——那你很棒哦——”

“谢谢,”说着,Nero像大哥哥那样开心地一把搂过Jake脖子,“关键是,它没有影响到我,这鬼玩意儿没有影响到,‘我’,懂么?当然,有时候它是会冲你窃窃私语些‘力量,给我更多,力量!’的鬼话,不过,嘿!既然还是‘我’说了算,那是不是恶魔又能怎样呢?我接受了这样的自己。”

“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管你接不接受你老爸,他的所作所为都与你无关。”

“但和他的血统有关,”Jake甩掉他的胳膊,被对方顺势呼噜了把后脑勺,把他越长越长的头发都撸到了前面,“得了吧,你以为我就不会从他那儿继承点儿别的?”

“你看,你想怎么评价你爸,随你,”Nero边说边饶有兴趣地看着Jake把头发胡噜回去,“但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与别人无关。”

“说的轻巧,你又没那样的爹!”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Nero呵呵一乐,“其实我爹也——”

“Nero?”

是Nevan的声音,从倒挂在树上的小蝙蝠那里传来:“真是越来越像你叔叔了。”

“那我可要小心咯!”

“好了,好了,说正事。”

小蝙蝠飞下来,落到Jake头上。

“你们都跟我来一下,”蝙蝠小腿一蹬,扑棱着翅膀向河对岸飞去,“出事了。”

 

他们跑出去好远,才在一块石头后面看到了躺在地上的Doppelganger,胸口插着一把大剑。

“天哪!”

“Dante?!”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