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 6 重制2

6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

 

 

Jake走在队伍最后,感到十分焦虑。

Nero解释了自己造访的目的,以及Yamoto丢失后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Piers便马上提出要和他组队,一起去找Leon。Jake当时就很犹豫。但Piers说,反正现在一点头绪没有,总不能瞎找吧。况且如他之前所讲,“应该先从了解这个人入手”。Nero就对Leon十分了解,也省得他们再花时间做功课。

现在,Nero和Piers走在前面。Finn寸步不离地跟在小皮身后,Sherry小腿紧倒,还时不时地回头看看Jake,仿佛怕他跟丢。

Nero背着吉他和大剑“红后”,正兴致勃勃地和Piers聊着天:

“我听Dante说你们这儿的人打架都不刷风格,跟教团的那帮人一样死板,真没劲。”

“因为不禁打,来不及挑衅我们就死了。”

“啊哈,大实话,”Nero非常欣赏地点点头,“还说你们晚上只能拿丧尸吓唬不睡觉的小孩?”

“嗯,‘再不睡觉,就让丧尸啃了你’。”

“噫,”Nero像被恶心到了似的皱起鼻子,但依旧眉飞色舞,“还是‘被床底下的恶魔抓走’造成的心理创伤更小,是不是?”

“不管哪种,听多了就都不怕了。”

“哈哈哈哈!哎,你们累不累?一宿没睡……”

“我没问题。”

“那咱们再多走一会儿。我听人说南海那边儿升起一座塔,跟当年的Temen-ni-gru一模一样,所以得抓紧时间……”

“Temen-ni-gru是什么?”

“通往魔界的大门。”

真是够了!

先是Yamato不见,现在又有传言说魔界大门再度升起,这到底有什么可开心的?你快点儿以死谢罪吧。

Jake干脆不走了。

“我越来越觉得咱们不该跟来。”

听他这么一说,Piers停在原地,整只狗都垮了下来。

又来……

“怎么啦?”Nero转身问。

“Nero你别管,我来和他说。”

“好的。”

Jake看到白毛小子把耳机一扣,跟着音乐疯狂地弹起了空气吉他。

小皮折了回来,Jake等他到了跟前才说:

“好吧,或许跟着这家伙真的能更快找到Leon,不过你也知道他找Leon的目的,”他瞪大眼睛盯着Piers,“他是为了阻止魔界大门被打开!”

小皮知道他话没说完,于是等了一会儿。

“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别这么盯着我。”

“那太危险了!”Jake忍不住叫到。你怎么就看不出来。

“我们,”他在自己和Piers之间来回比划,“和他们(又朝Nero指了指,后者刚刚夸张地扫了把弦)!不在一个水平,根本不是对手!”

“他也没想对付咱们啊。”

“我没想对付你们,”Nero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掀起左边的耳机,音乐响彻四周,他扯着嗓子尽量压过去,“你们不是我的对手,Sugar!”

“我是说这件事!”Jake捂着耳朵喊,假装没听到他后面那句。Nero又把耳机戴好。

“怎么看怎么都是有人在搞鬼,我可不想卷入人类与恶魔之间的阴谋:我只想找Leon,我不想把命搭上。”

一阵沉默。小皮眯起眼看了他好一阵。

“我知道了,”Piers慢慢点点头,“我理解。”

他又看了一会儿:“我也不想。”然后神秘地挥挥爪子,示意Jake蹲下来。

Jake以为小皮要告诉自己什么秘密,比如解释一下他主动提出组队找Leon的真正原因。他就知道!像Piers这么聪明的家伙是不会随随便便做决定的,一定是他私藏了一手,他最近不是净看魔法书嘛......

Piers等他凑过来,对着Jake的耳朵说:“我会保护你的。”

嗯?保护?你的?

Jake思考许久,终于意识到是Piers误会了。

保护我吗?

“我也会保护你的,Sugar!”Nero在前面喊。

不需要!倒贴钱我都不需要!!!!!!Jake不禁扶额,快闭嘴啊你!

“Piers,我不是在说我害怕……”

连Sherry都过来抱了抱他。阿芬排着队,刚竖起后腿儿就被Jake一把推开。

“没关系,害怕很正常,最近几天你也不好过,我又没时间在家陪你,”Jake从指缝里瞧着对方,天呐,Piers真的是在认真安慰自己,“不过Nero的身手你也看到了……”

“不说这个还好,”Jake实在听不下去,“你知道他之前扔出去的那个人是谁吗?”

“我该知道吗?”

“那是Arias的队长。”

“那又怎样,没看出有多厉害,照样飞了很远啊。”

“你知道废掉他以后Arias会派出谁么?”

“比他更厉害的家伙呗,”Piers不等他回答赶紧说,“那你就更打不过了。”

噎得Jake哑口无言。

Piers趁机摆事实:“所以更要和Nero待在一起了,对不对?”

“好啦,”Piers上前拍了拍Jake肩头,“你就放心好了,只要你不去招惹你那表兄……”

“……尽管我那表兄派来的人明显对那封信更感兴趣……”

“……我就保证你不会出事。”

Jake感受着肩上的力道:“我比你想象得要安全,Piers。”

“那你也不许去!”

“讲道理啊喂!”

 

他从地上捡起那张纸,低头念到:

“Chris把纸从地上捡起来展平,快速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果然!

“他看看前面那个人的背影,思考着怎么才能引起对方的注意。他念到:‘……就这样,Temen-ni-gru被成功升起,他向后梳理着白发,话也该带到了……’

这是Chris一路上捡到的第二张纸,和第一张一样,上面也写着类似的支言片语。他不知道是谁写了这些,也不知道是谁把它们留在路上,更不知道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Vergil还在大步向前,完全看不出受了什么影响。比起纸上写的这些,Chris更想让人写写前面这位和教父长了同一张脸的家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Vergil注意到Chris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把这个......”

“‘......把这个吃了。’说着,沉默的人递给Chris一块大号的绿星星。”

Chris念完抬头,刚好看到Vergil伸过来的手,还有上面提到的绿星星。

他虽不尴尬,却略显犹豫地接过来,认命地看着Vergil。

Vergil的表情总是那么叫人难以琢磨,就比如现在,Chris不禁联想起自己当年喂小皮时的样子。该不会是把我当宠物养吧,Chris咬咬牙把星星整个儿塞进嘴里。强烈的草腥味儿瞬间剥夺了他的全部味蕾。

恶魔制造,呸呸呸!他把糖块儿从左边推到右边,妄图缓解舌头左半部分的压力。同样是绿草制作,为什么你们的口味这么可怕?我们的虽然看着普通,但起码是亲民的薄荷味啊!

有个变态在操纵他们的一举一动,还写下来故意放在路上显摆,可Chris却一点儿也顾不上。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尽快解决嘴里这该死的糖块上了。由于造型特殊,虽然看起来让人感觉很可爱,但要论吞起来的感觉,这坑爹的五角星恐怕不会输过海胆。

再说Vergil也是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

他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一使劲儿把星星嚼碎,嘎嘣。

呃!!!

Vergil左边的眉毛挑得老高,显然比起那些有的没的,他对Chris此刻的反应更感兴趣。

Chris觉得自己脸上都绿了,赶紧把嘴捂好,另一只手比划着:“我以前没怎么吃过糖,先生。”然后趁Vergil转身继续前进的功夫,迅速把嘴里的东西吐到路边的树坑里。

自从和恶魔扯上关系,他就对这种生物充满好奇:强大、致命,当然,还有点儿坑人。虽然被Leon坑过几回的他已经有些适应,但这次这个可不一样,Chris握紧拳头在心里暗暗捶胸,这可是坑过Leon的家伙,神仙教父他亲哥!

Leon——啊不,现在叫Dante比较合适——是怎么说的来着?这人为了争夺老妈留给自己的项链,不顾兄弟情份大打出手。最后打不过,还跳了崖。

只是——

Chris记得自己在海底那会儿,这人脸上的表情让他误以为老Wesker又活了,而且前者看起来更没人情味儿。这么高冷的家伙真能做出“打不过,还跳了崖”这么中二的事吗?

恐怕教父那信里也没少掺水吧。

是你召唤了我?

我不是。

你渴望力量么?

我没有。

但这个人并没有理会。他蹲下身,往Chris嘴里塞了块儿金黄色的鬼脸儿糖——柿子椒味儿,蛋清夹心。

“带我去找项链。”

“那能帮他得到无上的力量”,他记得教父信里写过。

Chris含着糖,知道自己死不了了。

他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死而复生真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他尽可能站好,说:“我不。”

然后就被不由分说地夹在胳膊底下,离开了那条岌岌可危的海底通道。

脚刚沾地,第一张写了字的纸便从空中飘下,Chris伸手一接:

“‘从前有段关于两个半魔的古老传说,

两位斯巴达的儿子;

以及开启通往恶魔之乡的大门钥匙,

两条神奇的项链;

……’”

什么情况?还在犯晕的Chris想,你们家的事儿都被世人编成歌了么?

他把纸在手里翻过来翻过去,发现后面还有一段,被人划了写,写了划。Chris仔细地辨认着:

“倘若你想解救挚爱,

那就需要女巫的木屋钥匙,

找到那位一把勾枪走遍天下的红衣女子,

那将是你改写命运的途径。”

他想了想,拿给一旁的Vergil看:“这是写给你的吧?”

“愚蠢。” 

 

Nero他们选了一处空地宿营。为了避开麻烦,几人一直在树林里赶路。不过到了晚上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于是把营地选在了林子边上。

日落星稀,Nevan终于醒了过来。她打着哈欠化作一群蝙蝠,飞出去巡逻放哨,Finn也颠颠儿地跟着去了。大家各忙各的。

Piers把正在拾柴的Jake喊过来,冲旁边的那棵树一撇嘴:“眼熟不?”

“当年你把我撵上去的那棵,这下面的树干还秃着呢。”

“我觉得我现在照样有这本事。”

“哈!哈!”Jake抱紧柴火干笑两声,嘀咕着什么“我才不怕你呢”,迅速溜掉了。

“跟我说说这个Chris,”Piers听到Nero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来也怪,跟陌生人总是更容易敞开心扉,于是Piers坦然地回忆起来。说到关键之处,小皮还绘声绘色地加入表演,Nero听得津津有味。

另一边,Jake在给Sherry展示自己熟练地钻木取火技能,并在成功点燃木头后,收获了小柯基的芳心。Jake满意地把那片木头往柴堆下一塞,不一会儿,火苗就窜得老高。

“Hell yeah!”

Jake拍拍手上的木屑,向另外两个家伙那里张望,看到Piers正手舞足蹈,Nero也难得的闭了嘴。

他抹了把汗,脸上的木灰被涂得更匀了。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做,然后用衣服兜起地上捡来的野果,和Sherry往更远的河边走去。

末了,Nero感叹道:“真是人格魅力十足的家伙!”

“嗯哼。”

“那你后悔么?”

“后悔?”

“你不是质问他你的选择何在么?”

“啊,你说这个啊……”

“这么说吧,”Nero重新组织了语言,

“如果你可以随意改写命运,你会把那些成为记忆的过去划掉重来吗?”

 

评论(1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