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 4 重制2

4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

 

“所以你这些天其实是去王宫附近打探消息?”Jake问。

两个家伙终于心平气和地开始正常对话。

“是啊,我得盯着点儿Arias。”

Piers在椅子上,看着对面席地而坐的Jake。即便如此,柴狗依旧坚持站立,以便保持与Jake平视。

“那他有什么动静?”

“没有什么动静,”Piers琢磨着,“也可能是表面现象。”

 

Arias被总管从床上叫醒,并被告知自己之前派出的“狼群”回来了。

一个人。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不过在看到总管身旁全副武装的Agent后,他便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拽过睡袍,跟着两人来到外面的客厅。

客厅中间早已站了一个人,他认出那是“狼群”中的主力。一看这人的模样,Arias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也没指望一帆风顺。

他指指椅子,Vector欠欠身,一瘸一拐地挪过去。总管离开,Agent跟他来到客厅门口,看总管从外面把门关上,自己转身在门内站好。

Arias倒了杯酒递给Vector,然后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请说吧。”

“我们找到了她,”Vector一口干掉大半杯,“但之后发生的事,陛下,老实说我并不理解。”

Arias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哦,对,”Piers一跺前腿,“我想起来了!”

“他前些天派出过一队人,我以为是来找你的,所以偷偷跟在后面。不过他们根本没往家的方向走,而是直接进了林子,我就没继续跟下去,不知道是干什么去的。”

 

Arias下过令,Agent便扶着Vector出了客厅。

“你要小心啊,伙计,”Vector架在Agent身上,尽量跟上他的速度,“那人很厉害。要是我能跟你去就好了。”

“不不不,心意我领了,”Agent摇了摇被头盔和面罩裹得严严实实的脑袋,“只是去调查一下,不会有事的。”

Vector看到他这么给自己立flag,更加担心起来,又想到对方平时都是和别人一起搭档出任务,更是替他担忧:“要不我跟师父……”

“那就不必了,”Agent把脑袋摇得更快了,“真的。不用跟他说了!”

跟那个人出任务我才会出事吧!

 

“应该——有三天了吧?”小皮转头询问和三头棍玩儿的正欢的Finn。

Finn马上立正站好,回答:“汪汪!”

“嗯,到昨天也没见回来。”

Jake想了想,双手一摊:“不知道,可能真的没什么。毕竟他还得处理国事,Zabytij那么大,总得派人到处巡视吧,这个咱们就不懂了。”

“嗯,没错儿,”Piers点点头,“大概是我多心了。”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两人都冲对方耸耸肩,低头陷入沉思。

谁都没有注意窗外一闪而过的黑影。

“那你说Leon该怎么找?”Piers问。

我怎么知道?!Jake条件反射般地想顶回去,我都不怎么认识那个家伙!不过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Piers正非常认真的看着他呢!从现在开始,这么不负责的话还是不要说了,他告诫自己,好歹拿出点儿当家作主的样子。一直嚷嚷要找Chris的可是你啊,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把所有问题都随手推给别人。

他逼着自己开动脑筋,托着下巴好一阵琢磨:

“我们应该先从了解这个人入手。”

他说着看向Piers,紧张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Piers摸了摸下巴:“有道理。”

得到认可后,Jake立刻有了信心:“他那封把你变成人的信还在么,我想看看。”

“没问题。”

小皮吹个口哨吩咐Finn叼来了信,小金毛一丝不苟地把它交到Jake手里。

Jake展开信纸,念到:“‘亲爱的教子你好……能做你的教父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他觉得有点儿不对,停下来看着Piers:“‘教父’?”

“啊,Leon是Chris的神仙教父。”

“神,神仙 ……”

小皮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Jake,别……”。

“教,教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Jake放声大笑:“是因为他拿着带星星的粉红魔法棒嘛?啊哈哈哈哈——”

“Jake,”Piers的嘴角抽动几下,脸上的线条柔和起来,尽管他一再克制,但诱惑难当,扑哧一声乐了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Chris当时也这么说,哈哈哈哈——”

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Piers索性趴下来,任由自己沉浸在昔日美好的回忆中。管他呢,如果我还可以笑,那就痛痛快快笑个够吧!

阿芬蹲在一边,看看笑瘫在地的Jake,以及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的Piers。它又看看Nevan,Nevan打着哈欠变成吉他,挂回墙上去了。

“刚开始他还为这事儿揍了Leon,”小皮笑得昏天黑地,“以为Leon占他便宜,不过后来Leon变出一把红草,可把Chris开心坏了。”

Piers捂着肚子:“因为这样就不用……”

他突然停住,后面的话不知该不该说,而且气氛也有点儿不对。

屋里什么时候这么安静?

Jake不知何时停止了大笑,正在专心读信,似乎对Piers的异样毫无察觉。

“……‘爱你的教父’,”他读完最后一句,吹了个口哨:“看来这家伙也有个混蛋哥哥。”

Piers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你有什么想法?”

“嗯,”Jake一弹信纸,“我觉得可以按照上面提到的内容去找,这封信还是挺重要的……”

Piers刚要表示赞同,头顶的灯就全部熄了。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

“哎,”Jake疑惑地抬起头,“怎……”

Piers蹿起来捂住他的嘴,警觉地动了动耳朵,压低声音说:“外面有人。”

Jake点点头,把信揣进怀里,把爪子从嘴上拿开。以后要记得告诉Piers,进门前先把爪子上的泥蹭掉。

在Jake暗自吐槽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打碎窗子扔了进来,咕噜噜滚到两人中间。

他眯起眼睛,凑过去看:“是什……”

是烟雾弹。接着,更多的烟雾弹被扔了进来。屋子里瞬间充满呛人的浓烟。

“快跑……咳!”

一张嘴Jake吸进一大口,喉咙里顿时着了火,眼睛也马上睁不开。Piers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

Jake不住地咳,鼻涕眼泪一大把,抄起Piers没头就跑。他一冲出大门,就被绊倒在地,刚想把气儿喘匀,只觉脑后被冰凉的金属抵住:

“小子,把信交出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Jake摆摆手,拼命咳嗽。

“交出来!”

Jake摇摇头,仍在不停咳嗽。

“Jake,”那人甚感意外,绕到前面,有些赞许地说,“你要是进了卫队,说不定真是个人才。”

Jake马上知道了对方的身份,Agent。他曾有幸在Onslaught间隙见过卫队长本人。

“别犯傻,把信给我。”

Jake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拼命摆手。队长别急,我着实顾不上你。

Agent不无惋惜地叹了口气:“你啊,真是……”

当听到保险栓被打开的声音时,Jake真的慌了手脚,他睁开火辣辣的眼睛,眼泪汪汪地看向卫队长,别别别别别!

“疤脸就不要卖萌了。”

紧要关头,一股劲风刮过头顶。泛着蓝光、长满鳞片的巨大爪子越过Jake,一把攥住队长脑袋。

一个欠揍的声音随后响起:

“对不起,伙计,打烊了。”

Jake以为自己终于因为缺氧而出现幻觉,慌忙在袖子上蹭蹭眼睛。没错,怪手还在。它攥着Agent一拽、一扔。

Jake目送队长飞出去好远……

手的主人跳到自己面前,遮住了月光。Jake的视线还很模糊,但这不妨碍他满地摸索。当他终于循着声音找到咳得缩成一团的Piers,Jake连忙把他抱进怀里,手忙脚乱地向后退。

“别怕,别怕,”陌生人说,“你没事吧?”

他带着兜帽,Jake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有蓝莹莹的右手十分夺目。

“你是谁,”他声音嘶哑地问,“为什么救我们?”

“我叫Nero,”那人把右手伸进兜帽,挠了挠鼻子,“是Nevan让我救的。”

Jake看到Nevan抱着阿芬和Sherry出现在门口,担心地向这边看。

Piers首先缓过神来:“谢谢。”

“哟喂,”Nero一把薅下兜帽和耳机,兴奋地蹲下身子凑近柴狗,巨大的音乐吵得小皮直往后躲,“我一直想要这种会说话的狗!”

Jake伸直胳膊,不动声色地把Piers抱远。

Nero不得不把手又收了回来,十分不满地说:“切!”

 

“要我说,你那枪绝了!”

她闪身躲到岩石后,看Leon为自己鼓起掌来。

打字机原本应该困住他的,见鬼。他现在应该老老实实地在海底,按着自己的意思写任务报告,永远写下去那种!

“老实说,离得那么远,角度又不理想,要命的是中间还隔着那,么,大,的,一,个——”他夸张地用胳膊画了个大大的圆圈儿,然后一指自己脑袋,“——障碍。”

她小心探身,看到猎魔人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自言自语,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摆脱这个疯子。

“而你就那么——”他悠然地做了个瞄准的动作,“砰!”

“正中靶心!”

她知道对方是在玩弄猎物,他十分清楚自己就在附近。

“刚开始我以为这枪是冲我来的,不过你显然对我另有安排。

“那为什么还要开这枪呢,”他扶着旁边的树干研究起来,“我得承认,在看到你刚刚的‘产品演示’前,我可琢磨了好一阵。

“当着Arias的面儿,一枪干掉Alex Wesker——席梦思这是要和Zabytij岛宣战么?这么些年,我是说,这,么,些,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还以为他就打算这样带着他的那点儿人去过太平安稳的日子了呢。

“所以说,C病毒满足不了那个小魔鬼的野心啦,”他被自己逗笑了,“我是说,看看你,明明一摸一样!”

Carla看他这么投入,慢慢从藏身处离开,一步一步向后撤。

“还是说……”

没撤两步,对方戏谑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C病毒在恶魔身上不好用?你毕竟是个女巫,和他们不一样。”

见鬼,她暗暗骂道。

“看来你都不是很了解自己。”

“你想干什么?你不该在这儿的!”

“是啊,我当然不该在这儿,可你也不能指望我被烧成灰烬,随波漂到世界各地吧?”

“你到底是谁?”

“划啊划,改啊改,我把自己写活了。”

“快回答!”

“不如做个交易,你告诉我席梦思的目的,我就告诉你我到底是谁。”

“休想!”

“要是这样的话,”轻佻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你可以叫我Mr.Scratch。”

她急忙转身躲开,但身边空空荡荡,只有不近不远处飘来的歌声:

“He had a secret kept from the Queen for he loved her not

The Queen knew not

Her groom seemed as good as gold.”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