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Devil maybe care3 重制2

2-16 被解除屏蔽,开心

警告在王子纳贤记1

http://geiyezhitiaominglu.lofter.com/post/1d5ec977_108ddc25

目前这篇故事的主线人物尚不明确,所以读起来也没有上部有趣。但我向你保证,即便有了主线人物也不会有趣到哪里。

总之,赶紧把他找出来就是了。

此刻,这个人正在思考。

最近倒下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儿多?

Jake Wesker叹了口气,把身上的毯子向上拽了拽。毯子盖住了胸口,却露出了双脚。不过还是要赞美Piers,多亏他还保留着人类的常识,不然在这冰凉的地板上躺一宿,想想都非常凄凉。

他回忆了这一阵接连发生的事,觉得一件比一件拿不出手,又暗自神伤地叹了口气。

愁啊。

还是想想以后的事儿吧。

以后嘛……

似乎更加渺茫呢!

现在,家里就剩自己和几只狗,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要是Chris在就好了,Jake翻了个身,把脚缩到毯子下。想到这里,之前的疑惑又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Chris为什么一直没露面。

于是一切又回到原点,Piers是只狗,根本问不出什么名堂。

唉!

Jake揉着脑袋,年轻的一家之主犯了愁。

正愁着,忽听隔壁房间传来一阵歌声:

“There's an old tale wrought with mystery of the demon named Sparda……”

是个女人。Jake一骨碌爬起来。

“……And two magic necklaces which unlock the door……” 

他好奇地悄悄摸到门口。会是谁呢?明明只有我和三只狗的。

“……To the world the devils lived.”

他看到一位身材超有料,还不屑于藏着掖着的红发女子!

她周身笼罩在似有似无的紫色雾气中,背对着Jake,一边哼歌,一边往灶台上的炖锅里加东西。Jake使劲闭上眼,再使劲睁开,尽管难以置信,但他十分肯定那条露背的灰黑色裙子是有生命的,它托着女人从瓶瓶罐罐的这边飘到那边,还在不停地小幅扑动!

锅里升起一股绿烟。

“这就必须加个蛋了。”

她抬起胳膊,裙子托着她打开最上面的柜门,纤长的手指握住一只棕皮鸡蛋,红色的指甲娇艳欲滴,一甩手丢进锅里。

扑通!

“该死,”她突然想到什么,紧张地提起裙摆,“我该记得剥壳的!”

裙子连忙托着她往锅里看,臀部的曲线尽收眼底。

Jake痴痴地看着。

“嗯?”

她察觉到身后有人,无比妖娆地转过身。一看是他便热情地招呼:“嘿!”

天哪。

“Sugar!”

正面还要火爆!Jake吓得直闭眼,试图避开深V到脐,并不能包住多少双峰的裙装所带来的强烈感官刺激。

Jake,Jake!你这样太丢人了,快点儿把眼睛睁开!

他逼着自己睁开眼,感觉周围的世界飘忽而不真实。对面的女子十分没必要地从裙子的开叉处伸出长腿,一步一扭地向这边款款飘来。

他觉得自己又要十分丢人地晕倒在地了。

“God,你这甜心。”

一群蝙蝠扑扇着翅膀飞出裙底,火速赶到Jake身后把他撑起,Jake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在向地面倒去。他慌张地扭头去看那些将自己轻松托起的小东西,再一回头,红发美女已经风情万种地贴了上来。他拼命向后躲,但那些要命的蝙蝠却拼命把他往前推。

红色的指甲划过Jake滚烫的脸蛋儿,她问:“昨晚睡得好吗,Sugar?”

Jake像条离开水的鱼,光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窘迫的样子引来女子的一阵轻笑。

“我会好好待你的,”她也不生气,甩了甩长发,“好到你永远不想离开。”

说完一挥手,蝙蝠们架着Jake来到餐桌,并把他往椅子上一搁,然后回到主人那里,帮她端来一碗浓汤、一篮面包,还有餐具。

Jake一时间不知道要干嘛。

直到小蝙蝠把勺子塞进他手里。

“谢,谢谢您,夫人!”

又是一阵轻笑:“叫我Nevan。”

       Jake应了一声,赶紧埋头吃东西,被蛋壳硌到也不敢吭声。

“那你叫什么?”

“Jake Wesker。”他拼命往嘴里塞吃的。

“那个当年把安布雷拉‘暴君’打趴在地喊爸爸的Wesker?”

胃里搅了一下,他低头快速答道:“对。”

所幸Nevan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转而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Jake放下餐具,想了想。

“我想我应该去找Chris……”

砰!

大门被撞开。

“你应该好好给我在家待着!”

Jake转头看去,只见Piers带着Sherry和Finn跑了进来。前者后腿一蹬,蹿上Jake旁边的椅子。

Nevan见了,笑盈盈地转身,亲自端来热汤摆到Piers面前。

“谢谢你,Nevan。”

“不客气,亲爱的。”说罢,她还伸手碰了碰小皮的鼻梁,妩媚一笑,离开桌子逗弄阿芬和Sherry去了。

Jake看到Piers后腿站在椅子上,前腿支上桌子,大大方方地挪过汤盘。

“Piers,”他结结巴巴地说,“你说话了。”

“是啊。”

“你怎么……”

“我这几天翻了翻Leon的书,随便找了几条咒语试了试。”

“胡说,少骗人,怎么可能有魔法!”

“你看到Nevan没,”Piers少见地耐心解释着,“她其实是把吉他——不过不是通过念咒语来变成人的。她是个恶魔。”

“怎么可能有恶魔!”

“嘿!”Nevan不悦地冲他喊。

“就是有恶魔,”Piers吹了吹汤,“白痴。我刚才是想举例告诉你:魔法是存在的。不过好像不太贴切,抱歉,那我换一个。”

他稍作思考。

“之前,是Leon用魔法把我变成人的。现在这个地方是他的Devil may cry事务所,他是恶魔猎人。”

Jake想起海底时Leon脚下踩过的那个红色平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我之前跟你比比划划的时候……”

“看得非常开心,实在不忍打断。”

“……”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Piers伸出舌头试了下温度,“重要的是你最近不能露面儿。”

“为什么?”

“我怕Arias找来报复。”

“让他尽管来好了。”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在床上躺了多少天了,”小皮本来要喝,听他这么一说,便生气地把盘子向前一推,“别刚好就作行么?!”

但Jake却煞有介事地举起勺子:“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想我很有必要澄清一下——被打那么惨是有原因的。”

Piers伸出爪子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一抱肩膀。成,愿闻其详。

“那天为了获胜,我先跟其他选手,每,个,人都刷了一圈onslaught,然后Chris过来叫阵,我又和他加赛一局,是不是?”

Piers翻了个大白眼。

“之后我被叫走,稀里糊涂地挨了一针T-恐惧。嗯,那滋味虽不推荐,但我觉得,”他拿小勺儿一指Piers,“你倒可以试一试。”

小皮不屑地“切”了一声。

“再然后是咱们两个,”Jake又拿勺子指了指自己,不无遗憾地摇摇头,“我得说,你是个难缠的家伙。”

“哼。”

“接着,对阵恶魔猎人,”Jake皱皱鼻子,撇撇嘴,把汤勺一丢,“被摆了一道。最后才是单挑我那亲爱的表哥。”

“所以,我想,”他看着天花板,“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些‘热身运动’,我其实打得过Arias。”

Piers够过盘子,掂量地看着他。

“起码再休息两天就肯定没问题了,”Jake咬了口面包,嘴里鼓鼓囊囊的,“再说,我也没打算主动找事。我是说万一遇上也不会吃亏。”

“对了,你这些天又在干什么?偷偷溜出去,除了看魔法书,有没有找到什么关于Chris的线索?”

Piers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喝了口汤。

“你怎么突然对他这么上心,”他漫不经心地问,“那会儿你不是要开枪崩了他?”

Jake嚼啊嚼:“是啊,当时气疯了。”

“不过后来,我算是体会了他的心情。”

Piers没吭声,屋子里一时间只有Jake咀嚼的声音。Piers觉得他这口嚼了好久。

“……报仇来报仇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这句话Jake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Piers说,“他跑来救我,我应该感激才对。” 

他终于把那口咽了下去。

“那么他现在在哪儿,我想和他把话说开,”Jake盛了勺汤送到嘴边,又忽然想起什么停在那儿,“别是躲着我呢吧?”

“我没找他。”

“你没找他?”

“Jake,他不在了。”

“‘不在了’?”

Piers顿了顿,呆板地说:“他觉得是自己造成了你和Arias两人的不幸,把你交给我之后,又回去救他,结果一直没回来。”

“但是Arias回来了。”

“嗯。”

“他现在还在海底??”

“基地塌了,海底什么都不剩。”

“那他去哪儿了?”Jake着急地问。

“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谈这个。”

“怎么回事,你发什么神经?”

“你又发什么神经?你平时不就知道拿他练手,摔来摔去么,” Piers越说越生气,最后嚷了起来,“你根本不关心他平时过得怎么样,也从没在乎过他的死活......”

这样的指责叫Jake难以接受却又羞愧难当。

“别说了,”他厉声打断Piers,“我问你——”

“他是不是死了?”

Piers一听,立刻红了眼圈。

“他死了,对不对?”Jake追问,“所以你才不肯直说。”

柴狗耳朵一垂,脑袋瞬间耷拉下来。

       “……我回去找他,发现Arias把他打得半死,扔在地上不管。他很内疚,不想回来,”Piers僵硬地盯着面前的盘子,不住地哽咽,“就用Leon的信把我变回狗,关进救生舱里弹了出去。就是这样。”

       “他生前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救你,所以我怎么能……”

“但是你找过他的尸体吗?”

“Jake……”

“去找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柴狗话锋一转,“我特么当然找过!”

Piers愤怒地跳上桌子,站到Jake面前,咄咄逼人地与之对视:“你知道在冰凉的海水里游到精疲力竭是什么滋味儿吗?!”

“Piers......”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要跑到海里游那么一回!”

“Piers......”

“居然敢问我有没有去找过?”

“Piers,你误会了......”

“你有什么资格?!”

“Piers,对不起,”Jake一把抱过气到浑身颤栗的小柴狗,“可你真的误会了。我知道你不想我去犯险,因为——呃......”

停的真是地方啊你,一点儿都没歧义呢。Jake意识到自己刚才着急,说话没走脑子,过于直白地传达了思想而忽略了情感。他懊恼地低声骂了自己几句。以后没想好就别张嘴!

他抱着Piers认真地斟酌起措辞:“你把这当作是对Chris的承诺,是忠诚的体现。”

“他有你在身边,是幸运的——我,是,说,”Jake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评价是不是贴切,赶紧补充,“你知道,在这个家里,跟其他人比起来——”

好像越来越糟了。

颈动脉就在Piers嘴边,柴犬短短的毛发像钢针似的剌着脖子。Jake拼命搜肠刮肚一番——

“不过对我来说,”算了,还是说点儿自己能说明白的事儿吧,“这不一样。”

Piers动了一下,Jake哪敢掉以轻心,谨慎地继续:

“不管他是不是活着,我都得把他带回来,我不能让弟弟一个人在外游荡。”

“因为,”说到这儿,他自己也哽咽起来,“因为……”

哇!!!!!!

一人一狗再也忍不住泪水,抱头痛哭。

Nevan抱着Sherry担心地飘了过来,阿芬在她身后一蹦一跳地扑着蝙蝠。

“我也想好好去找,可是又不能丢下你,哇哇……”

“哇……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嘛,我们可以一起去!”

“那也不行,你不能出去……”

“混蛋,凭什……”

“好了,好了,男孩子们,”Nevan看到两人的悲情戏码上演还不到一分钟,就又回到吵架拌嘴的老样子,便挠着Sherry的肚皮插进来,“你们都非常担心彼此,这我明白。”

“才没有,我是因为Chris,呜……”

“呜呜……没错,我可以作证,他那是因为Chris……”

“够了!”

两人吓了一跳,同时收了声,抹抹眼泪。

“我问你们,这个‘Chris’,”Nevan放开Sherry,把腰一叉,一副“真是受够你们两个白痴”的样子,“是不是必须要找?”

两人望望彼此,同时点点头。

“既然目标这么明确,危险来自哪里你们又都清楚,”她提高分贝,大声问到:“为什么不商量对策,反而在这儿打着逝者的名义哭天抢地?”

Nevan一指Jake怀里:“Piers!”

听到自己被点名,小皮一激灵。

“我对你很失望。”

柴狗别过脑袋,一脸愧疚。

“Jake!”

Jake紧张地抬头,等候发落。

“……”

Nevan欲言又止好半天,最后长叹一声:“唉!”

什么也没说。

原来我已经到了叫人无话可说的地步了么……Jake心想。

不过Nevan脸上的表情倒不是嫌弃,而是——怎么说,有点儿惋惜?

他探寻似的再次看向Nevan,但Nevan一转身,从地上抄起Sherry走开了。

果然还是太失望了吧……

“如果你俩还有点儿脑子,就应该知道合作,”Nevan头也不回地说,“不幸地是,你俩谁都没有,还都犟的要命!”

“那我就再多说一句,给你们做个参考。”

听她这么一说,Piers和Jake立刻坐得笔直。

“先从寻找Leon开始。”

评论(1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