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王子纳贤记7

7

警告在1

 

一掀锅盖,Leon被迎面而来的滚烫蒸汽熏了个跟头。

“哎呦哎呦,烫烫烫!”

连忙掏出急救喷雾挽救了发型,他想了想,又往锅里喷了喷。

没有自己在身边,Chris肯定要吃不少苦,他思忖着,异常自信。

所以这次的料一定要比上次还足才能弥补这一晚的消耗。

蒸汽散去,Leon探身查看炖菜,炖菜咕嘟咕嘟地冒着绿色的泡儿。

这就必须加个蛋了。

他随手甩了个棕皮鸡蛋进去,蛋脱手后才想起这次又没检查是不是rotten egg,Leon紧张地等待臭味扑鼻的那一刻,索性并没有,他松了口气,挥起汤勺把锅里的鸡蛋壳敲了个粉碎。

多煮一会儿就没问题了。

一切妥当,Leon心虚地擦了把汗,决定借用Chris家的浴室冲个凉。

 

Jake再次回到为获胜者在宫中准备的休息室。他发现衣着华丽的王后在等他。

“Jake,是吧?”

“陛下。”Jake行了礼。

“你父亲和你提起过我么?我是你的姑姑Alex。”

“哦,姑妈好,”Jake挠挠头,“我爸在哪儿?”

Alex微笑着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Jake大步过去坐下,Alex捧起他的脸,用手绢拭去额头的血迹,端详片刻:

“你们父子可真像。”

她盯着Jake棕褐色的瞳仁出神地看,Jake不知道她想从自己的眼睛里找到什么,他感觉Alex碰了碰他脸上的伤疤,那是和老爸练刀时留下的纪念。

“可惜他不会照顾人。”

Jake无言以对,他确实不记得老爸照顾过自己,可他也不记得老爸对自己有过什么不好。Albert Wesker就是这样一个人,当Jake管他叫“爸”的时候,他就在那里,像完成工作似的,一分不多地完成着给人当爹的活儿:平时他不会主动来找Jake,除非是训练,更不会主动和他聊些什么,除非是那些他认为Jake应该知道的事。所以,对Jake来说,老爸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他曾经好奇,要是哪天老爸不见了,自己会像Chris想爸爸了那样难过么?

“你当年若是留下,”Alex继续说,“就能和Arias一样过好日子。”

“可是老爸说他除了是王子,也没什么特别的。”Jake固执的不以为然。

“哈哈哈!”Alex被逗笑了,“对,我的孩子,你爸说的没错。”

“权位不过是凡人乐于追逐的稀缺品,”Alex收回目光,把鬓角垂下的金色碎发别到耳后,“就好比你丢给快要饿死的人一小块儿蛋糕,他表面上感恩戴德,背地里却要想方设法地取代你,成为拥有蛋糕的人。这样他才能永远摆脱挨饿的命运。”

“也不全是吧,姑妈,”Jake不信,争辩到,“Chris就…”

“Chris,”Alex打断他,“就来和你抢卫队名额了,不是么?”

“什么?刚才真的是他在叫我?”

“是啊,刚刚挑战你的就是他。”Alex双手交叠,放在膝上。

Jake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好了好了,你还是赢了不是么,”Alex看到他孩子气的撅起了嘴,便笑着摸摸他的头,“我刚刚在讲,权位对我们Wesker来说并不重要。”

“我们在乎的从来都只有人类未来的新秩序。”

“哦,这我知道,老爸在和Mary研究‘圣者(the Sage)',他说他原来还搞过‘全球灌溉系统',想要筛选合格的新人类,”Jake又挠挠头,问到,“什么是‘合格的新人类’?”

“我们,”Alex点点头,耐心地解释着,“本想选出那些拥有优秀的基因、不会生病的完美人类,一起建立新的世界,然后在那里,永生下去。”

“可惜,后来计划出了问题,再后来,就有了你,”Alex不无惋惜的笑了一下,“不可一世的Albert Wesker他...”

她看着Jake,没了下文,满眼都是对往日的惋惜。

Jake被她的目光盯得有点儿不自在。

“你想想,我们本可以成为神的。”

Jake也似懂非懂地看着Alex,然后他问:

 “我爸人呢?”

“哈哈哈,我的傻孩子!”听到Jake不为所动的问题后,Alex这才知道自己刚才那番循循善诱的讲解对方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

Alex放声大笑,一把将Jake拽进自己温暖的怀抱,怜爱地摩挲着:“你真的好像你爸爸。”

“可你不是。”Alex两眼放空地看着地面。

许久,她像妈妈那样吻了吻Jake的头顶,下定决心似的说:

“但我喜欢。”

“Albert在实验室,”Alex起身并拉起他的手,“我带你去找他。”

一路上,Alex继续和Jake交谈。她说在Albert离开后,自己一直没有中断过病毒研究,Arias长大后也参与了部分实验,如今丧尸可以分辨敌友都是他的功劳。

两人走了很久,又换了几次下行的电梯,左拐右拐。终于——

“来,进来吧。”

Alex在前面为Jake推开门,颀长的白色背影从面前移开后,Jake发现自己走进一个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的房间,Alex在身后关上门。屋子里除了监控设备和台子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Jake奇怪地问:“我爸在哪儿?”

“在那儿。”说着,Alex伸出纤长的手指,指了指玻璃另一边的穹形天花板。

 

丧尸,爆炸,逃生...

还有水...

好多好多水...

Chris挣扎着试图醒过来,他觉得自己做了个长长的、不怎么美好的梦,脸上还湿漉漉的。他几经努力,终于成功地睁开一只眼。

接着,惊恐地发现有个陌生的男人正跪坐在身边,

在舔自己的脸!

“喂喂喂!你干什么?!”

他赶紧手忙脚乱地推开那个人,却忽略自己已在床边的事实,结果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尽量动作协调地爬起来,扒着床边,警惕地看着那个人。

“你是谁?”

见他醒了,那人眉开眼笑:

“汪!”

Chris心头一惊:

有变态!

那人又扑过来作势要舔,Chris及时撑住了对方的肩膀,这时他忽然看到对方脖子上系着的三角巾,上面还写着STARS。

“Piers?”

“汪汪!”

“Leon把你变成人了?!”

“汪汪汪!”

怎么也不变全乎喽?!又坑我...

一分神儿,再次被趁机狂舔:

“Piers,Piers!停下,停下!!”Chris来回躲着小皮的舌头。

“起床...”

门一开,Arias端着托盘走了进来,盘子上摆着刚刚泡好的提神药茶和几块儿精致的点心,然后他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了?!”

盘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摔得粉碎。

哐啷啷!

“你这变态怎么进来的?!”Arias火冒三丈,说着便拉开架势。Chris一眼看出那是Cobra strike的雏形,他连忙不太灵活地把Piers护在身后:“Arias别打,”Chris连连摆手,“这是我最好的伙伴,最近刚刚做人,还不太习惯!”

Arias这一掌生生停在原地:“你说什么胡话呢?”

房间里飘散着草药茶的清香和糕点诱人的香味儿,但气氛却十分尴尬!

“他说,”

空气静止几秒后,只见Piers一手扶着Chris的肩膀绕到前面,一手顺势把对方护在身后,“你要是敢动我,他绝不饶你。”

他又想了想,补充道:“我也不会饶了你。”

“哎,小皮你会说人话?!”

Chris很吃惊。

Arias很火大:

还说得这么好!

 

 

Chris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得赶紧去救Jake!”他着急地扯了扯头发,“不然来不及了!”说完便忙活起来,Piers也立刻动起来。

Arias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整理装备:

“Piers,这把刀非常锋利,给你防身,”Chris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有别的武器,这是最好的了。”

“不用,Chris,”Piers满不在乎地一伸手指指自己身后,“Leon给了我这把非常出色的MP-AF,单发和全自动模式可随意切换;还有这把配备了双倍变焦和热感应功能瞄准器的新款反器材狙击步枪。我都试过了,非常带劲...”

“这都是Leon给你的?我们都认识的那个Leon?”Chris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问,“村东头儿的那个Leon??”

“对,就是你教父。”

现实真残酷啊!

“他都没给过我。”Chris撇了撇嘴。

“可他把我给了你啊,”Piers说完一叉腰,腰板挺得笔直,“这难道还不够么?”

“唔...”

“肯定够了啦,你怎么还犹豫?”Piers不悦地拍了一下Chris的后脑勺,“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Arias把眼睛紧紧闭上,努力把Piers从眼前屏蔽出去,然后他睁开眼,托着下巴痴痴地看着Chris:

“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救Jake Wesker么?”

听到问题,Chris手里的动作一滞,他从没想过要怎么和Arias解释,当初他以为自己完全可以战胜Jake才跑去喊的Arias。

现在要怎么跟他说呢?

“这...”

“嗯?”Arias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见他犹犹豫豫的,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时Piers走了过来:“你想知道原因么,我的殿下?”他连打几个响指,让Arias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

Arias不耐烦的转过头。

“Piers...”Chris担心地看着他。

“既然他卷了进来,我们就得告诉他真相,”Piers扭过头对Chris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样最好。”

“那么殿下,你听着,”Piers边说边一颗颗地往弹夹里上子弹,“你母后Alex绑架了自己的侄子Jake做替身,要给他注射T-恐惧,再把自己的意识嫁接到他身上,由此达到永生的目的。不不不不不,不管你怎么想,”他没给Arias留下任何反驳的机会,继续说:“令堂的为人就是这么叫人不敢恭维。”

Arias惊愕地看着他。

“我和Chris要去救他异父异母的白痴哥哥,现在、立刻、马上,”弹夹装满,Piers颇为满意地点点头,“那么问题来了,我的殿下,”

他把枪一横,推入弹夹,迅速上膛:“你是要帮我们阻止这一切,还是说,”他把枪口指向Arias,

“你已经做好准备以后管Jake叫'妈'了?”

Piers的每句话都叫Arias的内心更加崩溃,更何况Piers根本没给他下任何喘息的机会。等到Piers说完,Arias难以置信地张着嘴,无言以对。他甚至都没有理会直直指向自己的枪口。Arias眉头紧锁,眼圈发红,见Piers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后,他把目光转向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Chris:“这是真的吗?”

“是的,”Chris说,“卫队的选拔赛只是个幌子,她也骗了你。”

Arias更加绝望,他放弃般地把脸埋进手里。

“你怎么说?”Piers催促到,“我们时间还挺紧的。”

“Piers...”连Chris都觉得Piers太过咄咄逼人。但Piers并不以为然。

“我相信你们。”

半晌,伤心欲绝的王子喃喃到:“我去找她,让她放了Jake。”

然后他看向Chris,Chris注意到他眼里的泪光:“我去和她谈,让我去救Jake。”他恳求到。

“我相信你,”Chris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更没想到会对Arias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他感到十分愧疚,“不过事情由我而起——你本不会卷进来。”

Arias呆滞地看着他。Chris咬咬牙,继续到:“再说Jake是我哥,我还是要去的。”

一阵沉默。

“我也相信你,伙计,”Piers收好枪,耸耸肩,向前一步拽起Arias,“我们可就指望你用亲情打动王后陛下了。”

“现在带我们去看看你的无限RPG吧,你懂的,有个Plan B总没坏处。”

“Piers!”Chris一把拦住他,“我们不能伤害Arias的妈妈。”

Piers扭头,不满地看着他。

Chris没有理会Piers的小情绪,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Arias说:“我向你保证,Alex Wesker将留给你处置,我们不会伤她分毫。”

“好的,”Arias看着他认真地说,“你这么说我很感激。”

“也同样谢谢你对我的信任,Chris。”

 

 

上文提到的the sage圣者,在这里还是提一下:出自AC4,谜一样的人物,转世了好几回,仍然能保留他最初的记忆。个人认为约等于永生吧。

Mary船长也是AC4里的人物,很酷的角色,一点儿不像我文里这么渣【跪

评论(2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