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爷指条明路

生化危机--王子纳贤记1:分头、继父,Chris和狗

1.其实是灰姑娘的框架,没有舞会,生化危机:复仇的观后产物。瑞贝卡白裙子好美

2.乱炖,恶搞,是雷

3.Leon S Kennedy,S for Sparda!!!!!!!!!!!!!

4.Mary Kidd/James Kidd , 刺客信条黑旗里的Kidd船长打了个酱油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僻静安逸的小村庄里住着幸福的一家,爸爸妈妈都非常喜爱他们的孩子Chris Redfield,给他买玩具,陪他做游戏;为了让Chris今后成长为一个结实的小伙子,妈妈经常带他去打大石头,在Chris五岁那年,他就可以打碎和自己一样高的大石头了。六岁时地质灾害,他推开压在小伙伴Barry腿上的巨石,扛起Barry背在身上,一路躲着丧尸,小跑送回了家。这件事很快就被说话慢吞吞,但又很爱说的Barry传遍了全村,妈妈开心的抱着他亲了又亲,赶紧让系着围裙的爸爸放下手里的炒锅给他缝了一件墨绿色的勇士服,Chris穿上神气极了,爸爸自豪的在他胸前绣上了STARS,慈爱地说,你就是我们的小星星!

这样美好的日子又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Chris的爸爸在外采集野果时遇到丧尸,再也没有回来。

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家中变得冷冷清清,妈妈一瓶接一瓶的酗酒,醉的不省人事,娘家人劝她别想不开,男人哪儿不能找,要注意身体,要为Chris的将来想想。

妈妈放下酒瓶,出神地看着儿子。还不太明白道理的Chris看到妈妈呆滞的目光便低下脑袋,他挺想问问爸爸去哪儿了,可是又不敢,他怕妈妈又要喝酒。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Chris乖乖地和家里的小柴狗Piers并排坐在一起。妈妈说要带新爸爸回家,Chris穿着爸爸给他做的那件墨绿色外套有些开心的想,新爸爸是干嘛哒?和以前那个有什么不一样?希望他也会做衣服,Chris拽了拽衣角,这件他很宝贝的STARS服有点儿小了……Piers的泥爪子搭过来,险些在上面留下爪印。

“不可以的,Piers!”Chris生气的说,“今天有客人!”

这时门开了,妈妈带着他的新爸爸走了进来。Chris最先看到的是两条包在裤子里的腿,他顺着大长腿向上看,一双摆在体侧带了手套的手,妈呀,Chris不由自主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人可真高啊,他不得不站直抬头才可以继续观察。黑色的手套开始不耐烦地敲打大腿,可Chris的视线才刚刚移到它主人胸口的位置。Piers摇着尾巴凑过来,嗅着那双皮鞋。Chris继续向上看,终于对上了新爸爸的...眼镜?Chris愣愣地看着这幅遮去了新爸爸大半张脸的黑墨镜,Piers绕着来人转来转去。

“Chris,这就是你的新爸爸,快打招呼!”

“给您问好,Da...Sir!”Chris还是在最后一秒改了口,Piers转回他身边,后腿蹲下,也抬起脑袋看着这位先生。

“Chris,是吧?”皮手套推了一下黑墨镜,薄薄的嘴唇上扬十五度,隐约露出一颗利齿。

Chris知道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彻底结束了。

“是的,先生。”

“五岁就可以打碎大石头了?”

“是的,先生。”

“现在会什么?”

“嗯......”Chris想了想,这有点儿难,毕竟爸爸去世后,妈妈没怎么教过他别的功夫,“...就,就石头。”

“过来,Jake!”

Chris闻言抬起头,Piers也“噌”地站了起来。门口走进一个瘦高的小男孩,年纪比Chris大些,手里拿着苹果,男孩脸上傲慢的样子和他爸爸一模一样。

Chris有点儿慌,又有点儿被小看了的不服:“我,我还会做算数,还有...”

“Jake,给弟弟看看你都会些什么。”

Jake往前迈了一步,Chris还以为对方要用苹果砸他。谁知Jake开口了,声音蛮洪亮: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

“......”

什么嘛!我当要干嘛!

“...二二得四,二三得六...”

“先生,这个我也会...”

“...三四十二,三五...三五...唔...”

“三五十五!”

“不要你提醒,好讨厌!”

Jake爆发了,苹果夹着劲风冲着Chris的脸飞了过来,Chris慌张地抬手去挡,可意料中的撞击却迟迟未到,他睁开一只眼,是Piers救了他。小皮凌空一跃用嘴接住了砸向小主人的苹果,现在它正挡在Chris和Jake他们中间,怒视着Jake,两排利齿一使劲,把苹果咬的粉碎。它又把注意力移向高高的带着墨镜的男子,喉咙里呼呼作响。

“Chris,快把小皮抱开,”妈妈赶紧说到,“以后他们就住在这里,大家要友爱,听到没有?!”

“亲爱的,我带你去我们的房间,”妈妈挽过Albert Wesker的胳膊,“Chris带Jake哥哥去你们的房间,”

“小皮晚饭没有牛排!”

Piers不屑地扭过脸,Chris蹲下来抱住它的头。

“不要紧,小狗护主是好事,无可厚非;Chris这么聪明真是让我吃惊,Jake要好好学习才能赶上弟弟。”

“那么Chris,你愿不愿意帮助Jake学习呢?”Wesker不紧不慢地问。Chris看向妈妈:

“好呀,我愿意帮哥哥!”

墨镜后面阴晴难测:

“太好了,Jake要学的可多着呢……”



他当时就觉得老东西这句话有鬼,Chris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气愤的想。他还以为“Jake哥哥”会有很多算数要学,谁想得到老东西指的是格斗训练啊!Chris蜷起一条腿准备站起来,他听到Piers在笼子里叫了。每次训练他们都得把小皮关起来,因为在它第一次目睹Chris被Jake扔出去之后,Piers冲出家门撵着Jake跑出十里地,大家找到他们的时候,Jake在苹果树上瑟瑟发抖,下面是正在奋力啃树干,试图将树放倒的,超凶的小皮!

今天是妈妈出海归来的日子,也是自己十八岁的生日,Chris拍拍身上的土,想着赶紧陪Jake练完去洗个澡,做好饭等妈妈回来。

海盗船长这个行当真是不好干,Mary “James” Kidd作为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更是额外努力,这些年母子二人离多聚少,Chris不得不忍受继父的虐待,吃了不少苦。每次妈妈回来的时候注意到Chris的青紫都会问,Wesker则会回答兄弟俩淘气打闹时留下的,不用这么大惊小怪。于是Kidd抱抱自己的Chris宝宝,嘱咐道:

“至少打回去啊,你之前不是挺能打石头嘛?”

“妈妈,石头不会动!”Chris还要继续说,却被继父打发收拾东西。

不得不说Chris是个没什么心眼儿的实诚孩子,次次解释不成,他便放弃了。既然妈妈说至少要打回去,那他就努力打回去好了!系着围裙的Chris把桌上盘盘罐罐里的饭菜整到一起,狼吞虎咽地吃下去,继父当然不会关注他的营养状况,可这些年Chris也没饿到自己。我得多吃一些,这样才打得过Jake。

“...或者才不至于被打得特别惨。”村东头儿的Leon酸溜溜的说。

虽然这家伙嘴特别损,却是个好人,隔三差五会给Chris带点儿肉吃,那时Chris正值青春期长身体,Leon路过,Chris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的玉米棒子,盯得他后背发凉。他记起来这就是当年碎石救Barry的家伙:“你要吃么?”

Chris吃的连玉米核儿都不剩。

那以后,若是Wesker餐桌上的残羹冷炙填不饱肚子,Chris都会去找Leon。之后他又带上了Piers。

“你打不过Jake的,”Leon递给Chris一个纸包,Chris打开,里面装着奶酪和黄油面包,“他爹可是体术冠军,当年把安布雷拉的'暴君'打扒在地喊爸爸!”

“我知道啊,”Piers颠颠儿地跑过来挤在两人中间--把Leon往旁边挤了挤,接过Chris递来的香喷喷的面包,“我知道他爸爸教的他啊!他每次都拿我来练手我会不知道?”

“要是也有人教你就好了。”小皮吃完面包,把脑袋伸进纸袋查看别的食物,Leon伸手摸摸它的头,Piers没理他。

“其实我也有在学,”Chris说,“Wesker教Jake的时候,我躲在角落里看来着。”

“看来效果并不好啊……”

“我觉得,”Chris咬了一口奶酪,“要是我当着Wesker的面儿把他儿子摔在地上,也不太好解释吧?”

“说得好像你有那本事似的!”

Chris认真的说:“我想好了,等我长大了就去参军,离开这里。”

“我都打听好了,王子的护卫队开始招募,三年后我一满十八岁就可以报名了。”

Leon甩了甩头发:“也好也好,谁想在这个鬼地方待着呀,丧尸闹得越来越厉害了……”

 

评论(10)

热度(12)